絎竴绔?濂歸暱澶т簡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2009年,桐城,霍家故宅。 夜深,大宅內寂靜無聲,慕淺小心拉開房門,輕手輕腳地下樓走進廚房。 晚飯時霍柏年和霍太太程曼殊又吵架了,一屋子的霍家人都不知道怎么辦,更不用說她這個寄養在此的小孤女。慕淺只能躲進自己的房間,連晚飯也沒有吃?墒前胍惯@會兒實在是餓得不行了,到底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慕淺沒能扛住餓。 打開冰箱,慕淺只找到兩片白吐司,聊勝于無。 窗外忽然有強燈閃過,有人駕車回家。 慕淺熟練地躲在廚房門后,一面咀嚼吐司一面聆聽動靜。 大廳門被推開,有熟悉的腳步聲傳來。 慕淺聽著聲音數步伐,數到三十下的時候從廚房內探出頭去。 月色正濃,皎白清冷,落在屋內如滿室清霜。 男人踏霜而行,身似柏楊,修長挺拔,那抹清霜落在平闊的肩頭,渾然融入,再無一絲痕跡可尋。 慕淺看了片刻,縮回腦袋,心滿意足地繼續啃吐司。 差不多一周的時間沒見到他,慕淺原本以為今天也不會見到了,沒想到他卻回來了。 她藏起心底的那絲雀躍,默默吃完最后一口面包,拍了拍手,聽外頭沒有了動靜,便拉開門走出去。 剛出廚房,一抬頭,慕淺便僵在那里。 蜿蜒的樓梯中段,脫了西服外套的霍靳西正倚在扶欄上抽煙,姿勢隨意而放松,再不是平日一絲不茍的凌厲模樣。一室清輝,落在他純白的襯衣上,暈出淡淡光圈,朦朧了身形,似幻似真。 慕淺站在廚房門口,猶如一只受驚的小鹿。 霍靳西朝她的方向轉了轉臉。 朦朧的月光勾勒出他精致立體的臉部線條,清雋的眉目卻隱于暗處。 他似乎正在看著她,又或者……是在等著她。 慕淺一時間有些無措,光潔瘦弱的手臂不自覺放到了身后,緊張地捏了捏自己的手,隨后才走上樓梯。 走到霍靳西面前,慕淺抬頭,這才看清楚他的眉眼。 他果然是在看著她,眼中薄有趣味,嘴角似乎有笑,卻并不明顯。 “晚上沒吃飽?”他問。 “嗯! 霍靳西看著她單薄瘦削的肩頭。 “那現在呢?” “吃了兩片吐司,飽了!蹦綔\如實回答。 霍靳西繼續抽煙,指間那點猩紅明滅,映出他嘴角淡笑。 “真好養活!彼f。 慕淺也不知道這句是好話還是壞話,抬眸看向他。 霍靳西卻只是看著她,眸色深深,不再說話。 慕淺漸漸開始有些不自在,收回視線轉身準備上樓,誰知道卻一腳踩空,頭重腳輕地往前栽去! 霍靳西眼明手快,丟掉手中的煙頭,伸出右手來撈住了她。 掌心之中卻是始料未及的一片柔軟。 慕淺僵住,霍靳西一時竟也沒有動作。 全身血液沖上頭頂的瞬間慕淺才回過神來,那一瞬間,她腦海中轉過千百個想法,大腦和內心明明都處于極度混亂的狀態,身體卻奇跡般地鎮定下來。 她沒有閃躲,沒有回避,只是轉頭,迎上了霍靳西的視線。 慕淺生著一雙鹿眼,明眸清澈,月光之下,眸中似有光。 那絲光,分明為他而生。 霍靳西凝眸。 那一年,她17歲,他25歲。 霍靳西第一次意識到,那個10歲來到霍家的小姑娘,長大了。 一年后。 2010年5月,慕淺18歲,即將迎來高考。 微風穿林而過,淺色的窗簾隨風而動,慕淺趴在書桌上,數著手表上一圈圈轉動的指針。 陰歷十五,霍家約定俗成的家宴日,霍家的人應該都會到。 慕淺心里期待著,卻又不敢太過于期待。 近一年來,霍靳西似乎越來越忙,常常兩三個星期不回家。 慕淺從一年前保留了夜晚加餐的習慣,卻很少再在深夜見到他。上一次見面,已經是一個多月前。 分針轉過三圈,一輛黑色車子駛入了霍家大門。 慕淺一下子站起身來,看著那輛車子由遠及近,停在庭前。 一分鐘后,霍靳西推門下車。 慕淺轉身走向房間外,來到樓梯口,她停住腳步,低頭看了看自己全身,深吸一口氣,這才往下走去。 她的身影出現在樓梯上時,霍靳西正好推門而入。 客廳里人不少,霍夫人程曼殊和兩個姑姑坐在沙發里聊天,兩個姑父和三叔四叔坐在一起品紅酒,幾個年紀小的弟弟妹妹在電視機前玩著新出的體感游戲……一片鬧騰之中,霍靳西一眼就看到了樓梯上站著的慕淺。 十八歲的第一天,慕淺第一次嘗試紅色的裙子。 五月的天氣尚有些微涼,無袖的裙子裙擺只到膝蓋上方,胸口也開得有些低,卻完美勾勒出一個成年女子應有的曲線起伏。濃郁而熱烈的色彩,襯得她肌膚雪白,眉目間卻愈發光彩照人。 慕淺從小模樣便生得極好,進入青春期后愈發眉目分明,容光艷麗,所幸那雙鹿眼干凈澄澈,洗盡魅惑之氣。 這樣的容貌,原就該配最濃烈飽滿的色彩,所以她穿紅色,很好看。 慕淺明知道這樣穿著會讓這屋子里很多人不高興,卻還是任性了一回。 成年的第一天,她想做最好的自己,只為討一人之歡喜。 霍靳西看著她,目光深邃沉靜。 慕淺迎著他的目光,踩著自己的心跳緩緩走下樓梯。 霍靳西卻依舊站在門口,在慕淺走下最后一級臺階時,霍靳西收回視線,轉頭看向了門外,伸出了手。 下一刻,他牽著一個女孩的手走了進來。 “我女朋友,葉靜微!被艚鲗χ蛷d里的人開口。 所有人頓時都看向門口,看著被霍靳西牽在手里的女孩。 沒有人再注意慕淺。 她本是屋子里最奪目的存在,卻在那一瞬間,失了所有的顏色。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簩绔?闀垮緱婕備寒鍙堜笉鏄垜鐨勯敊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七年后。 1月費城,冰天雪地。 慕淺正準備出門時收到紀隨峰發來的信息,說想要見一面,還發來了附近一個咖啡館的定位。 這不太像紀隨峰的一貫作風,慕淺略一思量,看了看時間,準備赴約。 出了公寓,走到約定的咖啡館不過五分鐘,慕淺推門而入時,卻沒有見到紀隨峰。 她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剛準備打電話,面前就多了一道身影。 慕淺抬頭,看見了沈嫣。 費城的華人圈不大,她和沈嫣見過幾次,知道她出自桐城名門沈家,在費城主理家族海外業務,頗為冷傲。 沈嫣在慕淺對面坐了下來,神情平淡,“我是代隨峰來見你的! 慕淺大概察覺到什么,看了眼時間之后開口:“那麻煩沈小姐開門見山! “隨峰會跟我回國!鄙蜴潭⒅綔\的臉,“我們會在今年結婚! 慕淺臉上并沒有出現沈嫣想看到的表情,相反,她笑出了聲,“所以,你是來通知我,他劈腿了對嗎?” “大家都是成年人,沒必要在這些事情上多費唇舌!鄙蜴虖氖执锶〕鲆粡堉蓖频侥綔\面前,“這是隨峰給你的補償! 慕淺拿起支票數了數上面的零,微微挑眉,“兩百萬,以現在的經濟來說,會不會少了點?” 沈嫣眼底閃過一抹輕蔑,“以慕小姐的出身來說,這筆錢不算少。況且以慕小姐的資質,外面多得是高枝讓你攀,這種賺錢的機會應該大把! “這倒是實話!蹦綔\竟點頭表示贊同,“那我還得謝謝沈小姐夸我,以及提點我咯?” 沈嫣看著這樣的慕淺,臉上神情沒什么變化,呼吸卻不由得微微加快了。 慕淺生得很漂亮,這種漂亮是天生的,雖然她也化著精致完美的妝,可奪人眼目的卻是妝容下的那張璀璨容顏,明明嬌妍到極致,卻無一絲媚俗。換句話說,這種女人,想怎么美怎么美。 沈嫣一時失了神,還沒開口,咖啡館的門忽然被人大力推開,伴隨著灌入的冷風,紀隨峰頎長的身影出現在咖啡館里。 一眼看到坐在一起的慕淺和沈嫣,紀隨峰英俊的眉眼霎時冰封。 慕淺靠坐進沙發里,好整以暇地看著他,微笑。 紀隨峰大步走過來,卻是一把將沈嫣拉了起來,“你干什么?” 沈嫣臉色十分平靜,“你來晚了,該說的我都跟她說了! 紀隨峰怒極,捏著沈嫣手腕的那只手指尖都泛了白。隨后,他才有些僵硬地看向慕淺。 慕淺看戲一般地看著他和沈嫣,迎上他的視線之后點了點頭,“嗯,她的話說完了,現在該你了! 紀隨峰卻只是看著她,漆黑的瞳仁清晰可見種種情緒,呼吸起伏間,他一言不發。 慕淺卻沒有耐性去解讀他眸子里無聲的言語,她看了看時間,皺起眉來,“我時間不多了,你要說就快點。你可以告訴我沈小姐是因為單戀你,對你一往情深,所以用這樣的手段想要拆散我們! 沈嫣聞言冷笑了一聲,紀隨峰面容僵冷,對上慕淺灼灼的視線,依舊開不了口。 “所以你無話可說對嗎?”慕淺不想再浪費時間,站起身來,“好,我知道了! 慕淺走向咖啡館門口,紀隨峰驀地伸出手來拉住了她的手臂,“淺淺!” 慕淺沒打算停步,紀隨峰拉著她不放手,直接就將她外面裹著的羽絨服從肩頭拉了下來。 羽絨服里面,慕淺只搭了一件性感的抹胸小黑裙,短到大腿,勾勒出曼妙曲線,露出光潔修長的脖頸和瑩白如玉的大片肌膚,配上她臉上勾人的小煙熏妝,分明是精心裝扮過的。 紀隨峰愣住,沈嫣則毫不客氣地冷笑出聲,看著慕淺,“像慕小姐這樣的記者,我還是沒見過! 慕淺聞言笑了起來,嘴角挽起的弧度恰到好處,精致的臉上每一處都散發著動人的光彩,囂張而迷人。 “那又有什么辦法呢?”她嘆息一般地開口,“畢竟長得漂亮又不是我的錯! 說完這句,慕淺徹底掙開那件羽絨服的束縛,推開門,走進了窗外的那片冰天雪地中。 紀隨峰抬腳想追出去,沈嫣一把拉住他,聲音清冷,“紀隨峰,你不會以為跟我在一起之后,還能和她繼續保持關系吧?你覺得我是這么好打發的?” 紀隨峰僵了僵,下一刻,卻還是猛地掙開沈嫣,大步走出了咖啡館。 沈嫣臉色赫然一變。 然而紀隨峰走出咖啡館后便停在門口,只是盯著慕淺離開的方向。 費城初識,他追她兩年,交往兩年,在他背叛這一刻,她卻連一絲憤怒和委屈都吝于給他。 紀隨峰雙目泛紅地看著慕淺遠去的背影,最終僵硬地轉向另一個方向。 另一邊,慕淺迎著路人或詫異或驚艷的目光翩然前行,如同冬日里一朵神秘驚艷的嬌花,盛開了一路。 月底,紀隨峰和沈嫣離開費城,雙雙歸國。 2月初,美國a。d通訊社揭露出費城一群富二代聚眾吸毒y亂的大丑聞,由記者慕淺調查報道。 …… 歲末年初,桐城。 中央商務區各幢寫字樓空前冷清,霍氏大廈26樓卻依舊是有條不紊的工作狀態。 秘書莊顏整理好各個部門送上來的資料,敲了敲總裁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 霍靳西坐在辦公桌后看文件,雖然已經在辦公室待了大半天,身上的西裝卻依舊筆直挺括,連發型也是紋絲不亂,眉宇間是慣常的疏離淡漠,明明冗事纏身,在他身上卻見不到半絲疲態。 莊顏跟他數年,知道他人前人后都是這般端正持重,早已習慣如常。 若非他如此作風,霍氏這艘大船只怕早已沉沒在七年前的風浪中。當年他不過二十多歲,憑一己之力扛下岌岌可危的霍氏,用七年時間讓霍氏重歸桐城企業龍頭的地位,心思手段又豈是常人可窺探。 莊顏將幾份文件放在他的案頭,一一匯報。 霍靳西安靜聽著,視線并沒有離開手頭的文件。 電腦里傳來“!币宦,是郵件提醒。 霍靳西這才抬起頭,往電腦屏幕上看了一眼。 隨后,他竟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莊顏十分詫異,忍不住朝電腦屏幕看去。 屏幕上是一張女人的照片,看背景像是國外,冰天雪地的環境,周圍行人全都裹緊了厚重衣衫,唯有那個女人,穿一條抹胸小黑裙站在街邊,絲毫不顧旁人的眼光,見有人對自己拍照,她甚至對著鏡頭展露出了笑容。 像童話世界里的小巫女,偏又美貌驚人,燦若夏花。 莊顏還想再看,霍靳西已經關了照片,察覺到自己失態,莊顏忙轉身朝門口走去。 走到門口回身關門時,她看見霍靳西站了起來,走到窗邊點了支煙。 落地窗外云層厚重,已經陰霾了大半個白天,此時卻有遲來的日光穿破云層,照耀遠方。 霍靳西指間夾著香煙,神思繾綣。 隆冬已過,春天也該來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笁绔?鎴戝崟韜紝鍙互榪?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四月,桐城。 夜幕剛剛降臨,海藍酒店華燈璀璨,外墻上“紀沈聯姻”的巨幅海報格外顯眼。 桐城兩大豪門世家共同舉行的訂婚儀式,自然規模盛大,全城矚目。 時近八點,金色的宴會大廳內其樂融融,滿座賓客掌聲與注視中,紀隨峰和沈嫣相擁親吻。 主持儀式的陸家三公子陸與帆一面調侃一面祝福,隨后才又按照流程繼續儀式,“接下來有請未來的伴娘顧盼盼小姐,讓她來跟我們分享一下,由她一路見證的兩位的甜蜜戀愛史吧!” 明亮的一束光投到顧盼盼原本所在的位置,座位上卻是空空如也。 沈嫣臉色不由得一變。 陸與帆朝現場燈光打了個手勢,開始圓場:“顧盼盼,你是不是被兩位新人甜得暈過去了?人呢?” 燈光師將追光燈移向現場的各個位置,仿佛是在找人。 宴廳原本閉合著的沉重大門忽然緩緩開啟,燈光師立刻就將光束投了過去,引得廳內許多人回頭看向門口。 一個身著紅色長裙的女人就這樣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似是突如其來的燈光刺目,她伸手擋在臉上,有所適應之后才緩緩放下手。 雪白光束之下,一張驚艷璀璨的容顏。 大廳內驟然寂靜了片刻。 片刻的寂靜之中,慕淺緩緩走了進來。 她一襲復古紅裙,明眸淺笑,紅唇嬌艷,波浪卷發貼合復古妝容,彷如舊時國外電影畫報中走出的女主角,驚艷迷離,華麗動人。 對在場多數人而言,這是一張不屬于桐城的陌生面孔,卻也是令人興奮的容顏。 而對沈嫣而言,此時此刻卻是一場噩夢。 屬于她的訂婚宴,此時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卻都凝聚在慕淺身上,甚至連紀隨峰,都看著慕淺失了神。 “陸與帆!”沈嫣忽然壓低聲音喊了陸與帆一聲,打斷了紀隨峰的失神。 陸與帆連忙清了清嗓子開口:“看來我們的伴娘小姐真是被甜到昏迷了,那有沒有其他朋友想要上臺來分享一下自己是怎么被這兩個人花式虐狗的?” 陸與帆一開口,加上周圍朋友刻意配合,很快又成功調動起現場氛圍。 一片熱烈的氛圍之中,慕淺的身影出現在了臺前,入了鏡頭。 大屏幕上,慕淺窈窕的身姿被放大數倍。 全場人看著她一步步上臺,復古紅裙勾勒出的纖細腰肢不盈一握,曲線卻玲瓏曼妙。轉過身來時,眉目生輝,明媚奪目,幾乎是全場最耀眼的存在。 看著紀隨峰和沈嫣,慕淺輕笑著開口:“我來可以嗎?” 陸與帆一愣,有些猶豫要不要遞出話筒。 沈嫣與慕淺對視著,片刻之后冷笑了一聲,轉身從陸與帆手里拿過了話筒。 “我和隨峰的愛情,用不著別人來講述,還是由我們自己來演繹吧! 話音落,沈嫣伸手抱住紀隨峰的腰,抬起頭來便吻上了紀隨峰的唇。 全場呼聲驟起。 紀隨峰有些僵硬,目光越過沈嫣看向慕淺,只見她站在那里凝眸注視著他,配合現場氣氛微笑鼓掌。 紀隨峰心臟忽然劇烈收縮了一下。 下一刻,沈嫣忽然重重在他唇上咬了一口,隨后才緩緩離開他的唇。 “你清醒了嗎?”沈嫣低聲問道。 紀隨峰緩緩收回視線,這才看向沈嫣。 而沈嫣已經轉頭看向慕淺。 “感謝慕淺小姐不遠千里來參加我和隨峰的訂婚儀式,我和隨峰都很開心!鄙蜴汤^續道,“慕淺,你會祝福我們嗎?” “當然!蹦綔\輕笑著回答,“能夠親眼見證你們的幸福瞬間是我的榮幸。祝你們白頭偕老,永世不忘這個甜蜜的訂婚典禮! 此言一出,現場氛圍明顯變得微妙,在座眾人心照不宣,看著臺上一出好戲。 沈嫣怎會聽不出慕淺言外之意,她笑了一聲,道:“我當然會永遠記得,此時此刻站在他身邊的人是我,往后的一生一世,站在他身邊的人都會是我,只能是我。隨峰,對不對?” 現場隨之響起一片歡呼聲,紀隨峰迎著沈嫣的問題,有些僵硬地低頭吻了她一下。 “隨峰,我們把捧花送給慕淺好不好?”沈嫣忽然開口。 紀隨峰還在發愣,沈嫣已經看向慕淺,遞出了手中的捧花,“雖然今天不是正式婚禮,但是我也想把我們的這份幸福和甜蜜傳遞下去。我手中的這束捧花代表我和隨峰的祝福,慕淺,祝你也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宴廳內十分安靜,所有人都注視著臺上的沈嫣和慕淺。 哪怕慕淺艷冠全場,此時此刻,尷尬的那個依然是她。 然而慕淺卻依舊笑著,說了聲謝謝,十分自然流暢地接過了捧花,拿在手中觀賞。 陸與帆適時上前,“慕淺小姐得到兩位新人的祝福,有什么想要發表的嗎?” “既然拿到捧花,那我也不能辜負兩位的心意,不介意我借這個場合一用吧?”慕淺問沈沈嫣。 沈嫣冷眼看著她,似乎是想看她還能玩什么花樣。 慕淺轉頭看向臺下,舉起了手中的捧花,一字一句地開口,聲音嬌柔嫵媚,“在座各位男士,我單身,可以追,而且很好追! 現場驀地響起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竟熱烈過先前任何一陣。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洓绔?涓嶈繎濂寵壊鐨勭敺浜?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訂婚儀式最主要的環節結束后便是舞會,紀隨峰和沈嫣跳了第一支舞后,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投入舞池,玩得不亦樂乎。 二樓休息室內,沈氏夫夫和紀氏夫婦坐在一起,經過一輪爭執,各自面沉如水。沈家次子沈星齊事不關己一般倚窗而立,饒有趣味地看著舞池內的情形。 一片溫和低調的顏色之中,一抹紅裙熾熱奪目,裙擺翩躚,處處漣漪。 舞會開場不過二十分鐘,慕淺已換過五個舞伴,偏偏還有許多男人或近或遠地駐足觀望,等候著與佳人共舞。 房門被推開,紀隨峰和沈嫣走了進來,沈父當即拿起茶杯砸到了紀隨峰腳下。 沈星齊聽著這絲動靜,這才回過了頭。 兩家父母一時又爭執起來,反倒是當事人的沈嫣和紀隨峰各自沉默,一個容顏僵冷,一個擰眉抽煙。 直至休息室的門再一次被推開,伴娘顧盼盼氣喘吁吁地出現在門口。 沈嫣面無表情地看著她,“你去哪兒了?” “我……我被人關在廁所里了,好不容易才出來!鳖櫯闻伪环块g里的氣氛嚇著了,“出什么事了嗎?” 沈嫣只是冷笑了一聲,隨后看向沈星齊。 沈星齊挑眉一笑,“行了,大喜的日子,別老黑著臉。那個慕淺……交給我就是了! 話音落,紀隨峰驀地抬頭看向他,神色陰沉。 沈星齊卻已經轉過頭,視線重新投入宴廳。 舞池內依舊熱鬧繽紛,卻獨獨少了一點紅。 * 喧囂之外,走廊盡頭的露天花園寧靜清幽。 慕淺斜倚在花園入口處,指間夾著一只細長的女士香煙,卻沒有點燃。 而她不急不躁,鞋尖輕點著大理石地面,安靜等待著。 未幾,一個身量修長、西裝筆挺的男人從不遠處的洗手間里走了出來。 “先生!蹦綔\輕輕喊了一聲,待那人回過頭來,她才揚了揚手里的香煙,“可以借個火嗎?” 夜風穿堂而過,她一襲紅裙倚在風口,裙擺飄揚,眉目惑人。 那人在原地站立片刻,隨后才轉身一步步朝她走來。 慕淺這才漸漸看清他,三十五六的年紀,個子很高,偏瘦,一身黑色西裝優雅熨帖,戴黑色細框眼鏡,皮膚很白,眉目修長溫和,儒雅斯文。 看見他,慕淺腦海中便浮現了那句: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原來是林先生!彼χ_口,語調輕柔。 林夙似乎也不意外她會認得他,只是微微一笑,眼眸之中波瀾不興。 畢竟像他這樣的富商巨賈,整個桐城又有幾個人不認識。 “!钡囊宦,藍色火苗在他指間跳躍。 慕淺微微偏頭點燃了煙,深吸一口,看著煙絲緩緩燃燒,隨后才抬眸看向面前的男人,挽起紅唇,“謝謝,林先生! “不用客氣!绷仲砺曇舫练,眉目平和,說完便收起了打火機,轉身準備離開。 慕淺卻忽然拉住了他的衣袖,隨后整個纏上了他的手臂,姿態親密地看著他笑。 林夙不免詫異,抬眸看她,眼神之中卻并無厭色。 慕淺的目光卻只是落在他身后。 林夙轉頭看去,走廊那頭,沈星齊正帶著兩個人朝這邊走來。 見到跟慕淺站在一起的林夙,沈星齊也頗為驚訝,面上倒是笑意依然,“我說宴廳里怎么見不著林先生,原來您到這兒透氣來了! 林夙溫文有禮,“沈二少這是在找我?” 沈星齊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慕淺,笑道:“可不是嘛,還想跟您喝兩杯呢!” 林夙尚未回答,慕淺已經微微挽緊了他,凝眉撒嬌,“林先生說了要送我回家的,不能再喝酒了! 林夙轉頭與她對視片刻,似有所悟,微笑點了點頭。 林夙于是向沈星齊告辭,挽著慕淺緩步離開。 “這林夙……不是據說自他太太死了之后就不近女色了嗎?”沈星齊身后的一人開口道。 沈星齊嘴里咬著煙,盯著逐漸遠去的兩個背影,嘴角仍舊帶笑,眉目卻格外深沉,“這就要看女人的本事了……” …… 慕淺挽著林夙一路走向酒店門口,有意無意間數次回頭。 林夙步伐沉穩,平靜地注視前方,淡淡開口:“時間還早,舞會也還沒結束,慕小姐確定要離開么?” 慕淺聞言,輕輕嘆息了一聲,低頭看向自己的腳。 只稍稍一動,腳后跟被磨破皮的傷口便鉆心地疼。 “縱然我心有不甘,穿著一雙不合腳的鞋,也跳不完整場的舞! 林夙順著她的視線一看,緩緩道:“既然鞋子不合腳,早些扔掉就好,何必折磨自己! 慕淺聽了,安靜片刻后笑出聲來,“那豈不是便宜了它們?它們越叫我不舒服,我越是要將它們踩在腳底,能踩一時是一時! 林夙聽了,一時沒有說話。 慕淺偏頭看著他,“像林先生這樣的溫潤君子,自然是不會理解女人這種睚眥必報的心理的! 聽到這里,林夙倒是微微勾了勾唇角。 待到上車,林夙低聲對司機說了句什么,不多時,司機從后備箱取來一雙棉質軟拖鞋,交到林夙手中。 林夙將軟拖鞋放到慕淺腳邊,“先換上吧! 慕淺低頭看了那雙拖鞋片刻,隨后才又看向林夙,眼眸之中光可照人,“林先生,初次見面您就這么細致體貼,就不怕我心存不軌、順桿而上嗎?” “初次見面,慕小姐就這么信任我,還上了我的車,難道不怕我心存不軌?”林夙反問。 慕淺聽得笑出聲來,“我不怕呀。林先生被媒體稱為儒商,一個在商場上都能做君子的人,又怎么會跟我一個小女人過不去呢?” 林夙仍舊只是微笑,“慕小姐過譽! “叫我慕淺就好!彼龔澫卵鼡Q鞋,“無論如何,林先生今天幫了我的大忙,改天我一定要請林先生吃飯感謝的! 林夙安靜地坐在那里,看著她彎腰時仍舊玲瓏有致的身體曲線。 “不知道改天,是哪一天呢?”林夙忽然道。 慕淺剛剛換好鞋,聽到林夙這句話,不由得輕笑出聲。隨后,她抬眸看向林夙,“明天。林先生賞臉嗎?” * 慕淺回到租住的地方,剛打開門,好友葉惜就上前抓住了她的手。 慕淺受驚,“你嚇到我了! “你沒事吧?”葉惜上下打量她,清澈的眸子里都是擔憂,“沈家那伙人可不好惹,我多怕你不能全身而退!一切還順利嗎?” 慕淺笑著拍了拍她的臉,“放心吧,順利著呢! “誰送你回來的?” 慕淺看著自己換下來的棉布軟拖鞋,目光清越,緩緩道:“林夙! 葉惜聞言不由得吃驚,“你真的……要接近林夙?” “我已經接近了!蹦綔\抬眸看她,臉上又一次露出嫵媚動人的笑,“況且,這就是我這次回來的目的,不是嗎?”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簲绔?紲告按濡栧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為了請林夙吃飯,慕淺將地點定在了桐城最高端的私人會所——花醉。 “花醉”名副其實,饒是四月這樣人間芳菲盡的時日,會所花園依舊繁花似錦。 慕淺穿了一條墨綠色的掐腰小短裙,踩著十公分的細高跟行走其間,宛若所有名花之中最好看的那一朵。 侍者剛帶她走上一條中式回廊,慕淺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回廊曲折,細竹掩映,很安靜,一路上都沒什么人,廊下一片深藍色的湖水,月上中天,映入湖中,是極致的景色。 隔著電話,林夙清潤的聲音毫無違和地融入眼前的景致。 “抱歉!彼f,“臨時有急事需要回公司處理,今晚怕是要失約了! “這樣啊……”慕淺腳步放緩,嘆息一聲,抬眸看向前方。 湖畔,一個修長挺拔的身影倚欄而立,正低頭點煙。 大約是從哪個包間走出來透氣的客人,沒穿外套,身上一件簡單的白色襯衣,抬手間,袖口處一枚銀色袖扣閃著清冷光澤。打火機“!钡匾宦,照出骨節分明的一雙手,干凈修長。煙火明滅間,映出漆黑眉毛下一泓深目。 湖波瀲滟,春天的風裹挾著夜的濕氣拂面而來,微寒。 其實她向來不怕冷,對于愛美的女人來說,春夜里這絲風根本微不足道?墒怯心敲匆凰查g,慕淺卻只覺得寒意入體,血液凝滯的瞬間通體冰涼,她竟控制不住地打了個寒噤。 好一會兒她才回過神來,對著電話那頭的人緩緩道:“反正我是今晚請你,你若不到,那就是你欠我一頓了! 林夙在電話那頭低笑,“好! 慕淺掛掉電話,停住腳步看向眼前的侍者,“我朋友不來了,幫我取消預訂吧! 說完慕淺便準備離開,誰知道一轉身,迎面走來一人,看見她就笑了起來。 “這不是慕小姐嗎?”沈星齊看著她,笑容格外驚喜,“我正想著什么時候才能再見呢,沒想到這就遇上了。咱們可真是有緣! 說著話沈星齊便湊上前來,“既然遇上,不如一起吃頓飯?” 慕淺只是看著他,但笑不語。 “怎么了?”沈星齊微微挑眉,伸手放到慕淺肩頭,撩起她一縷發,“怕我吃了你?” 慕淺迎上他挑釁的目光,抬頭拿回自己的頭發,聲音輕柔曖昧,“那就要看沈二少有沒有這么大的胃口了! 沈星齊揚聲笑了起來,一手就扶上了慕淺的腰轉身向前。 走了幾步沈星齊就看見了倚在扶欄旁抽煙的人,腳步一頓后又快走了幾步,“霍先生,您怎么出來了?” 慕淺站在他身側,同樣看向那人。 霍靳西指間夾著煙,整個人卻依舊是清冷肅穆的姿態,白衣黑褲,映著身后的溶溶月色,仿佛隔絕了時光,一絲溫度也無。 似乎是看清沈星齊后,他才終于勾了勾嘴角,那笑容卻極其慵懶敷衍,眸子里依舊是一派疏離之色,“里面人多,出來透透氣! 說完,霍靳西的目光才又落到慕淺臉上,神情平靜無波。 慕淺迎著他的視線,熟練地挽起笑容。 “這位是慕淺小姐!鄙蛐驱R看著慕淺,挑眉,“我剛認識的朋友! 慕淺微微點頭,“霍先生,你好! 霍靳西目光停留在慕淺臉上,似是輕描淡寫地打量,偏又久久不離開。 沈星齊見此情形,暗道慕淺禍水妖孽。 林夙,桐城新貴,據說與意外亡故的妻子情深意篤,妻子過世四年,他身邊從無別的女人出現。昨晚,慕淺卻挽著他的手臂坐上了他的車。 霍靳西,世家公子,霍氏獨當一面的掌舵人,清冷禁欲,不近女色,坊間甚至有過關于他性取向的傳聞。然而此刻,他看著慕淺的眼神,哪里像是個斷背? 沈星齊不由得在心頭低咒了一聲。 霍家高門大戶,霍氏更是桐城企業龍頭,沈家是后起之秀,一向有意結交霍家,霍靳西卻偏偏高冷孤絕,不給面子。今天不知道吹什么風,竟然請動了這尊大佛,沈星齊自然不敢得罪。 縱然心有不甘,霍靳西若然真看上了慕淺,他又哪里敢多說什么? “霍先生?”沈星齊見狀喊了他一聲,“我們還是進去坐下說話吧?” 霍靳西這才收回視線,點了點頭,轉身走向后方的包廂。 他自慕淺身前走過,慕淺抬眸,看見他整齊的發端,以及耳后一顆小黑痣。 她長高了,換作從前,能看到的只有他平闊的肩頭。 回過神來,慕淺意識到自己在想什么,不由得在心底輕笑了一聲。 沈星齊領她進包廂,這一回沒敢再伸手扶慕淺的腰。 偌大的包廂里十幾個人,很是熱鬧,霍靳西是主客,坐在最當中的位置,左手邊是沈氏長子沈暮沉,右手邊還空著。 沈星齊直接就將慕淺往霍靳西身旁領,語氣熟絡地喊她,“淺淺,你坐這兒吧! 在座一多半是沈氏的人,都出席了沈嫣和紀隨峰的訂婚典禮,對于慕淺自然也是印象深刻,一時間所有人都有些驚詫,連沈暮沉也微微擰了眉,目光有些凝重地看著慕淺。 慕淺卻并不給面子,看了沈星齊一眼,另挑了一個空位坐下,揚臉看他,“既然是你邀請我吃飯,我當然要坐在你身邊。把我推去別人那里算什么意思?我又不是交際花!就算是,也不是你家養的呀!” 這話聲音不大不小,偏在場所有人都聽得到,一時間眾人都有些尷尬。 沈星齊連忙去看霍靳西的臉色,卻見他仿佛沒有聽到一般,看都沒有往這邊看一眼,只是微微偏了頭,漫不經心地聽著沈暮沉說事。 沈星齊這才在慕淺身邊坐下,湊到她耳邊,咬牙開口:“你還真是個妖孽!” “你怕?”慕淺靠著椅背,“怕就趕我走咯,這飯我也不是非吃不可! 沈星齊看得牙癢癢,偷偷又朝霍靳西的方向看了一眼,這才低聲開口:“好,既然如此,我陪你!”(15)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叚绔?浠栬韓涓婄殑鍛抽亾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慕淺笑意盈盈,旁若無人地看著沈星齊。沈星齊起初還有些小心翼翼,后面看霍靳西似乎和沈暮沉相談甚歡,壓根沒注意這邊,漸漸地便放開了膽子,不停地灌慕淺喝酒。 慕淺卻是個不怕喝酒的,與他一杯接一杯地喝,喝到沈星齊都有些眼花了,她卻還是淡然自若的模樣。 沈星齊自然不甘心被她灌醉,示意旁邊的人都來給慕淺敬酒。 一時間沈氏的人都熱熱鬧鬧地湊了過來,慕淺來者不拒,照單全收。 感覺喝得差不多的時候,慕淺拿出手機來,給林夙發了條短信:可不可以派個司機來花醉接我? 幾分鐘后林夙回了消息,只有一個字:好。 慕淺撐著額頭,看著那條消息輕輕地笑了起來,一抬頭,卻驀然對上霍靳西深邃無波的眼眸。 一晚上霍靳西都在跟沈暮沉聊天,這會兒似乎終于聊完了,他點了支煙,靜靜地注視著她。 慕淺緩緩吸了口氣,舉杯站起身來。 “霍先生,沒想過竟然會有機會跟您坐在一張桌子上,真是倍感榮幸!彼降走是喝多了,眼神有些迷離,耳朵上精致顯眼的耳環吊墜閃閃發亮,一如她眼波蕩漾,“我敬您一杯! 霍靳西尚沒有動作,慕淺已經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她放下酒杯,霍靳西依然只是靜靜坐著,手臂都沒有抬一下。 慕淺臉上浮起羞赧的神情,轉頭看著沈星齊,撒嬌抱怨一般,“霍先生還是這么不給面子! 聽到這句話,同樣喝多了的沈星齊嘿嘿笑了起來,沈暮沉倒是多看了慕淺一眼。 而霍靳西安靜地抽著煙,一如平日高冷的姿態,無人介懷。 “霍先生不給你面子,我給你!”沈星齊伸出手來搭上慕淺的肩,曖昧地貼近慕淺的耳朵,“你給什么我喝什么,哪怕是毒藥我都喝! 慕淺捏著自己的耳朵笑出聲來。 …… 飯局結束,慕淺最先離席。 她深知自己已經喝到了極限,必須迅速離開才能保障自己全身而退,偏偏沈星齊緊貼著她,非要送她回家。 慕淺一路拒絕,沈星齊一路死纏爛打,走到中段的時候慕淺又一次被他圈入懷中。 “你跑什么?”沈星齊醉眼朦朧地看著她,“不是要試試看我有多大……的胃口嗎?” 話音落,他自己先曖昧地笑出聲來。 慕淺也笑,“我說了我還有第二場,你要是真有那么大胃口,那就跟著來!” 說完她掙脫沈星齊繼續往外走,沈星齊還欲再追,卻突然被后面的沈暮沉喊住了。 沈暮沉和霍靳西并肩前行,走到沈星齊面前,霍靳西腳步未停與他擦身而過,沈暮沉則停下來拉住了沈星齊,壓低聲音道:“你給我消停點!” “干嘛?”沈星齊心頭大火,“那女人我今天睡定了!” 沈暮沉冷笑一聲,“跟霍靳西有牽扯的女人,你敢睡?” 沈星齊身體一僵,驟然瞪大了眼睛。 慕淺匆匆走到“花醉”門口,一眼就看到了一輛黑色林肯——林夙的座駕車型。 趁著沈星齊還沒纏上來,慕淺快步上前。 她是真的已經到了極限,先前之所以強撐著,不過是為了避開沈星齊,這會兒終于得以擺脫,她整個人驟然一松,在抓到車門的瞬間,腦袋就已經開始混沌。 拼著最后一絲力氣,慕淺拉開車門爬進了車里,只來得及對司機說一句“到了麻煩叫我”便一頭栽倒在后座上。 霍靳西出現在門口的時候,黑色林肯安靜地駛上前來。 “花醉”經理紀澤親自送霍靳西上車,一面拉開車門一面疑惑,“咦,霍先生來的時候坐的好像不是這輛車! “嗯!被艚髀曇羝届o無波,“臨時換了一輛! 紀澤笑著請他上車,關上車門的瞬間,隱約瞥見后座一抹墨綠色的裙擺,卻也不敢多看。 不多時,沈暮沉和沈星齊兄弟二人走出來,黑色林肯早已駛離,融于夜色。 黑子的車子平穩行駛在桐城寬闊的街道上,一路向南。 迷醉間,慕淺似乎聞到了某種味道。 煙草混合薄荷的味道,久遠而熟悉。 像一個人…… 可是也不對。 那個人固然久遠,于她而言,卻并不熟悉。 昏睡中,慕淺忽然笑了一聲,復又安靜如初。 …… 整夜的夢境冗長反復,慕淺昏沉不知醒,等到睜開眼睛時,仿佛不知歲月幾何。 她躺在柔軟的被窩之中,眼前一片昏暗,根本不知身在何方。 慕淺坐起身,胡亂摸索了一陣,打開了房間里的燈。 入目是一間清冷灰白的臥室,連床單被褥也是深灰色,房間雖然寬敞,卻沒有一件多余的擺設,絲毫看不出房間主人的身份。 慕淺下床,走到緊閉的窗簾旁邊,拉開了厚重的簾子。 中午時分,陽光正好,外面一方藍汪汪的私人泳池泛著粼粼波光。 怎么看,這里都應該是一幢私人別墅。 思緒回籠,昨夜的情形驟然躍入腦海,慕淺心頭忽地一跳——林夙?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竷绔?闇嶉澇瑗挎湁浜嗗瀛愶紵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衛生間里,慕淺對著鏡子簡單整理了一下自己,看了看身上皺巴巴的裙子,刻意將領口往下拉了一些,隨后才走出房間。 房間在二樓,樓上很安靜,樓下倒是有聲音傳來。 慕淺緩緩走下樓梯,一點點看清了樓下的格局。 偌大的客廳里,只有一個大概六歲的男孩盤腿坐在沙發里,膝頭放了一本比他的小身板還要寬大的書籍,正認真地翻閱著。 聽到慕淺的腳步聲,男孩抬起頭來看著她,目光清亮而平靜。 慕淺不動聲色地將自己的領口往上拉了回去。 從她手頭的資料來看,林夙和他的亡妻并沒有孩子,可是眼前這個孩子是什么身份?為什么會在林夙的房子里? “哈嘍!”她走上前,在男孩身邊坐了下來,笑著問他,“你是誰家的孩子?” 男孩又看她一眼,眉眼出乎意料地漂亮,可惜依舊沒什么表情,也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這么點大的孩子,居然可以這么酷。 慕淺抱著手臂,挑眉,“怎么了?沒見過姐姐這么漂亮的女人,被嚇到了?” 這下男孩不僅沒有回答,反而皺了皺眉。似乎是嫌慕淺打擾到他看書了,他合起膝頭的書,抱著那厚重的一大本,起身挪到餐廳的餐桌上。 慕淺見狀也不管他,轉頭打量起了這所房子。 中規中矩的裝飾,絲毫看不出主人的性格興趣,也沒有擺出任何照片。 慕淺的目光再一次落到那男孩身上時,身后的廚房門忽然打開,有人從里面走出來,說了句:“醒了?” 慕淺轉頭,看到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林淑,在霍家待了二十多年的老傭人,一手帶大霍靳西的阿姨,跟霍家情分深厚。 “林阿姨?”慕淺不免詫異。 林淑臉上沒什么表情,平靜地將手中的一碗湯放到餐桌上,這才看向慕淺,“昨天靳西帶你回來的時候我就覺得像你,只是沒細看,沒想到還真是你! 慕淺忽然有些頭暈。 她看看林淑,又看看在自己身后看書的男孩,“這是誰的房子?” “靳西的啊!绷质缁卮,“你昨天跟他回來,不知道這是他的房子?” 說完她便又轉身回到了廚房里。 慕淺忽然頭痛了一下,忍不住按住自己的太陽穴。 這是霍靳西的房子,她昨晚明明上了林夙的車,為什么會在霍靳西家里? 以及,霍靳西家里為什么會有一個幾歲大的小男孩? 慕淺看著那個男孩,宿醉后的大腦一時有些運轉不過來。 林淑又端著兩個盤子從廚房里走出來,看也不看慕淺,只是道:“飯已經做好了,先吃飯! 慕淺頓了頓,也不客氣,起身走到餐桌旁,在那男孩的對面坐了下來,撐著下巴打量著他。 男孩顯然察覺了她的目光,翻書的動作漸漸有些不自然起來,卻并不回看慕淺。 林淑端著一碗湯走出來,見到這幅情形,瞥了慕淺一眼,語氣不善地開口:“看什么呢?你別嚇著他!” 慕淺聽了,委屈地撅了噘嘴,“林阿姨,我有您說的那么嚇人嗎?” 林淑見她這模樣,先是一愣,隨后瞪了她一眼,又走進了廚房。 林淑不喜歡她,慕淺心里清楚。 霍家的女人都不喜歡她,用她們的話來說,她這樣的容貌,就是個天生的禍水。 更何況,后面還發生了那樣的事…… 慕淺及時止住思緒,林淑剛好從廚房盛出三碗飯來,對那個男孩說:“祁然,不要看書了,吃飯! 慕淺伸手接過林淑遞過來的米飯,順口問了一句:“林阿姨,這是誰的孩子呀?” “還能是誰的?”林淑面無表情地開口,“在靳西的房子里,當然是靳西的孩子! “啪”的一聲,慕淺手頭的飯碗脫落,翻轉在餐桌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叓绔?璋㈣阿闇嶅厛鐢熸槰鏅氬ソ蹇冩敹鐣?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林淑和那個叫霍祁然的男孩同時看向她。 慕淺吹了吹指尖,又捏住了自己的耳垂,這才看向林淑,毫無誠意地笑著道歉:“對不起啊林阿姨,這飯太燙了,我沒拿住! 林淑沒好氣地看她一眼,收拾了那碗飯拿進廚房。 慕淺揉著自己的耳垂,這才又看向對面的孩子。 霍祁然已經拿起筷子吃飯,眉目低垂,優雅安靜地咀嚼。 先前慕淺還不覺,此時大約是對號入座的緣故,只覺得這孩子越看越像霍靳西。 林淑重新拿了一碗飯出來,“砰”地放到慕淺面前。 “謝謝林阿姨!蹦綔\仍是笑著的模樣,目光頻頻投在對面男孩的身上。 林淑似乎對她忍無可忍,“你看夠沒有?” “我好奇嘛!”慕淺說,“霍靳西居然有個這么大的兒子,這事真有意思! “有意思?”林淑看著她,“你是覺得有意思,還是覺得心里不舒服?” 慕淺故作驚訝地看著林淑,“林阿姨為什么會這么想我?” 林淑冷笑一聲,“你什么心思自己心里清楚! 慕淺嘆息一聲:“林阿姨您這么說我,這飯我可吃不下去了! 說完她便放下筷子,只是專注地看著霍祁然,隨后忽然開口:“你媽媽是誰?” 霍祁然驀地抬起頭來看了她一眼,眸色沉靜如初,卻依舊沒有回答慕淺。 那一廂林淑卻已經翻了臉,直接放下碗筷,拉著慕淺就將她往外趕,“走走走!這里不歡迎你!果然七年前什么樣,現在還什么樣!” 她不由分說將慕淺拉到大門口,打開門就把慕淺往外推。 這一推,直接就將慕淺推進了門外那人的懷中。 慕淺聞到薄荷混合了煙草的味道,似曾相識。 稍一抬頭,慕淺便看見了霍靳西。 大約是周末的緣故,他穿著淺駝色薄款開司米毛衣,明明是居家溫暖的裝扮,但穿在永遠精英姿態的霍靳西身上,依舊是凌厲迫人的氣勢。 此時此刻慕淺在他懷中,他低頭看著她,深邃的眉目暗沉無波。 慕淺卻看著他笑了起來,縱然未施粉黛,眉目卻依舊精致璀璨,眼波欲流的模樣。 霍靳西的手忽然扶上她的腰。 下一刻,慕淺發現自己站直了。 這男人,果真一如既往地冷漠無情。 慕淺這樣想著,容顏卻愈發燦爛。 “怎么回事?”霍靳西開口,卻是問林淑。 林淑瞪了慕淺一眼,“你自己問她!” 慕淺臉上流露出委屈,偏偏雙眸顧盼生輝,顯得那委屈格外不真誠。 “不過就是問了句霍先生兒子的媽媽是誰,林阿姨便生氣將我趕了出來!蹦綔\說。 霍靳西聽完,看了慕淺一眼,眼眸深邃如古井。 慕淺無辜道:“我要是知道這個問題不能問,也就不會問了;粝壬,您說呢?” 霍靳西沒有回答她,甚至連看都沒有再看她一眼,側身與她擦肩進了屋。 林淑作勢就要關門,慕淺連忙上前抵住門,“林阿姨,我東西還沒拿呢,您倒是讓我拿了東西再走!” 林淑聽了,又瞪了她一眼,這才悻悻地撒手進了屋。 慕淺重新回到屋子里,林淑和霍祁然依舊在餐桌旁邊吃飯,而霍靳西獨自坐在沙發里,修長的雙腿交疊,手中翻看著霍祁然的作業資料。 “霍先生!蹦綔\在他旁邊的沙發里坐了下來,“聽說昨晚是您帶我回來的,我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嗎?” “你上錯車了!被艚髀曇舫领o,看也沒有看慕淺。 慕淺回想了一下昨天的情形,她的確是只看到一輛林肯就上了車,連車牌都沒有看過。 沒想到會這樣陰差陽錯。 慕淺輕摸著自己的下巴笑了起來,“原來如此啊……昨天霍先生在宴桌上好像不認識我似的,難得我上錯霍先生的車,霍先生竟然沒把我扔下去,還好心收留了我一晚,真是讓人受寵若驚呢!” 霍靳西緩緩抬眸看了她一眼,眸中一絲溫度也無。 可是慕淺非但不怕,反而往前湊了湊,“霍先生的房子應該不是一般女人住得起的吧?我該怎么報答霍先生才合適呢?” 說話間,她尖尖的高跟鞋若有似無地撩過霍靳西的褲腿。 霍靳西幾乎只是用眼尾掃了一下她的高跟鞋,隨后交換了雙腿的位置——交疊在上的長腿換到了慕淺夠不著的方向。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節绔?鎴戠煡閬撻湇鍏堢敓涓嶅緟瑙佹垜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慕淺不由得咬唇笑了起來。 在男人身上吃癟的滋味,她很多年沒嘗到?墒聦嵣,因為面對的是霍靳西,這樣的結果她原本就已經預見到。 “報答不必!被艚骶従彽,“既然酒醒了,慕小姐可以走了! 這逐客令下得這樣明顯,慕淺也不窘迫,反而斜倚進沙發里,“我沒找到我的包,不知道霍先生有沒有見過?” “林姨,去車里找找慕小姐的包!被艚骺聪蛄质。 林淑又瞪了慕淺一眼,起身走了出去。 慕淺沖林淑笑了笑,又看了一眼坐在餐桌旁乖乖吃飯的霍祁然,這才又開口:“幾年不見,霍先生兒子都這么大了,我該對霍先生說一句恭喜呢!” 霍靳西終于放下手里的東西,抬眸看她,目光沉靜,“謝謝! 慕淺與他對視著,漸漸地斂了笑容,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坐在沙發里,“算啦,我知道霍先生不待見我,拿回包包我就走,不在這里礙您的眼! 說話間林淑就已經拿了慕淺的包進門,遠遠地丟到慕淺所在的沙發上。 慕淺嘆息一聲,拿起包包,取出里面的手機。 手機上十幾個未接來電,大部分是葉惜打的,另外有三個是林夙打的。 慕淺先給葉惜發短信報了個平安,隨后就賴在沙發里給林夙回撥了電話。 霍靳西不動如山地坐著,仿佛是要看她能賴到什么時候。 電話那頭傳來林夙的聲音,慕淺很快笑著開口:“是我! “嗯!绷仲砺曇袈犉饋硎制胶,“你還好嗎?” 慕淺不答反問:“昨晚,你來了嗎?” “司機去了沒見到你,打你電話也沒人接,后來我親自去了一趟,才知道你上了霍靳西的車! 慕淺聽了,看向坐在旁邊的霍靳西,長長地嘆息了一聲,“可不是嘛,真是丟死人了! 霍靳西卻看也不看她一眼。 慕淺摸著自己的耳朵問電話那頭的林夙: “那……如果我再請你來接我一次,會不會是很過分的要求?” 林夙笑了笑,說:“我的榮幸! 慕淺搜了個定位發給了林夙,隨后才放下手機看向霍靳西,“霍先生,我等朋友來接,很快就走! 霍靳西再一次看向她。 他臉上明明沒有什么表情,眼神卻格外深邃,似乎要看穿人心一般,讓人發慌。 慕淺卻一點也不慌,她坦然從容地笑著,在他的注視之下,愈發姿容艷麗。 門鈴響起來,林淑匆匆起身去開門。 “你朋友來接你了!被艚骺匆膊豢,緩緩道。 慕淺一怔,下意識看向門口。 林淑打開門,穿著深藍色家居常服的林夙就站在門口。 慕淺看了霍靳西一眼,隨后才起身走過去,眼含驚詫,“你怎么這么快?” 林夙微笑看著她,“之前在電話里忘了告訴你,我跟霍先生是鄰居! 說完林夙便微微偏頭看向客廳里的霍靳西,打了聲招呼:“霍先生! 霍靳西倚在沙發里,只是點了點頭。 這未免巧合得有些過了頭,慕淺來不及細想,只是笑道:“這么看來,昨天晚上我也算是離你很近了! 林夙笑著點了點頭,才又道:“可以走了嗎?” “嗯!蹦綔\應了一聲,轉頭朝林淑點了點頭,又順便看了一眼仍然安然而坐的霍靳西,這才轉身和林夙離開。 林淑一直看著二人走出前院,這才關上門回轉身。 “幾年不見,這慕淺丫頭真是長大了!绷质邕吇貜N房邊說,“也越來越能耐了,那張利嘴,那張臉蛋,真是能迷倒不少男人呢!” 說完她瞥了霍靳西一眼,卻見霍靳西安然坐在沙發里,連眼波都沒有一絲變化。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崄绔?浠涔堟牱鐨勫コ浜烘墠鑳藉叆闇嶉澇瑗跨殑鐪?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走出霍靳西的屋子,慕淺就看見了林夙的房子。 同一個小區,別墅風格統一,建筑上卻又各具特色,林夙的別墅就坐落在霍靳西家的東面,相距不過五十米。 慕淺一路無言地跟著林夙往前走,引得林夙回頭看她,“怎么了?” 慕淺這才嘆息了一聲:“沒什么,就是覺得有點太巧了,巧得我有點心慌! 林夙聞言,笑了起來,“還真是! 說話間便已經走到他門前,林夙停下腳步,“你等我一下,我去開車出來! 慕淺抬眸看著他緊閉的房門,笑了起來,“都到你家門口了,你也不請我進去喝杯咖啡?” 林夙抬手扶了扶眼鏡,微微一笑,“我是怕唐突了你。那進去坐坐?” 說完他便準備上前開門,慕淺見狀,伸出手來拉住了他的手臂,“我開玩笑的。我這一身皺巴巴的裙子,也不適合上門拜訪,你還是送我回家吧! 于是林夙親自駕車,送慕淺回家。 路過霍靳西家門口時,慕淺不經意間轉頭,看見了站在二樓陽臺上的霍祁然。 半大的孩子趴在扶欄上,像是在看著她坐的這輛車。 車子很快駛過,慕淺收回了視線。 “你認識霍靳西?”林夙忽然問了一句。 慕淺輕笑了一聲,“算是認識吧,否則昨晚我上錯車,他該把我扔下去才對! “我也沒想到他會收留你過一夜!绷仲碚f。 慕淺聽了,眼波微微流轉,這才開口:“其實,我小時候在霍家住過幾年。但要說跟霍家有什么關系,偏偏又沒有,就這么住到了十八歲……” “然后呢?” “然后啊……”慕淺斜撐著額頭看著前方,“一直對我不管不問的我媽突然良心發現,將我接去了國外和她一起生活! 車子在一個紅燈路口停住,林夙轉頭看向慕淺,“小時候在霍家生活得不太愉快?” “能愉快嗎?”慕淺迎上他的視線,“這么不明不白,不尷不尬的……那家里能有幾個人喜歡我!” 林夙聽了,只是看著她,目光柔軟,如能撫慰人心。 慕淺立刻就笑了起來,“不過都是過去的事情啦,幸好我自我調節能力好,不然,你也不會看到這樣子的我了! 紅燈轉綠,林夙緩緩起步,目視前方,聲音低緩,“現在這樣子挺好! 慕淺靠在座椅上看他,笑容恣意,眼波流轉。 …… 告別林夙,慕淺回到家,剛洗了個澡,就聽見門鈴狂響。 打開門,葉惜站在門外,一見她在家立刻松了口氣。 “怎么回事?”葉惜走進來,一邊關門一邊問,“你昨晚到底跑哪兒去了?打你電話怎么都沒人接,真是急死我了!” 慕淺擦著頭發坐進沙發里,“我這不好好的嗎?放心,我沒那么容易讓自己折進去! “所以你昨晚是跟林夙在一起?”葉惜又問。 “不是!蹦綔\慢條斯理地擦著頭發,“我昨晚在霍靳西那里! 聽見“霍靳西”三個字,葉惜臉色猛地一變,她看著慕淺,仿佛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霍……霍靳西?” 慕淺瞧著她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來。 “你……你騙我的對不對?”葉惜惶然地看著慕淺。 慕淺平靜地一挑眉,“真的。我喝醉了,本來叫了林夙來接我,誰知道卻上錯了他的車! 葉惜張著嘴,震驚到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兒她才又開口:“那……沒什么事吧?” 慕淺嘆息一聲, “沒什么,就是見到了他兒子,有些驚訝! “你說什么?”葉惜疑惑地看著慕淺,“誰的兒子?” “霍靳西啊!蹦綔\瞥了她一眼,“同樣是有錢人,你居然連他有個兒子都不知道?” 葉惜是慕淺小學的同桌,兩人從十歲起就是好朋友。葉家雖然算不上什么豪門,也是富豪層次,葉惜為人低調,卻也是個實打實的富二代。兩個人從小玩到大,直至慕淺離開桐城去到美國,葉惜依舊時時出現在她身邊,陪著她度過了許多的艱難時光。 “我……”葉惜有些懵圈,“我聽都沒聽過!霍靳西怎么可能會有個兒子呢?坊間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傳聞!” “那看來霍家將這個孩子保護得挺好,一直沒曝光!蹦綔\緩緩道,“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那孩子的身份見不得光! “那孩子的媽媽是誰?”葉惜眉頭皺得緊緊的,“難道是葉靜微?” 慕淺無奈地看著她,“葉子,你今天怎么有點傻?” 葉靜微,霍靳西七年前帶回霍家的女朋友,然而也就是那天,她從霍家陽臺跌落,傷重成為植物人,時至今日還沒有醒過來。 “對,不可能是她……”葉惜有些失神地喃喃自語,忽然又回過神來,“等等,他孩子的媽是誰跟我們有什么關系!不說這個!” 慕淺卻忽然笑了一聲,“可是我挺好奇的! “淺淺!”葉惜看著她,“你不要跟我說你還沒放下霍靳西?” “不是啊!蹦綔\一邊往腿上涂抹身體乳,一邊漫不經心地回答,“我只是好奇,到底什么樣的女人才能入得了霍靳西的眼?” 葉惜聽了,眼中的焦慮清晰可辨,“你管他喜歡什么樣的女人呢!” “因為我今天故意向他示好,他依舊冷漠如初!蹦綔\笑了起來,“七年前他瞧不上我,七年后他還是瞧不上我……我真是覺得,有些挫敗!” 葉惜伸手狠狠戳了戳慕淺的頭,“全城的男人都能拜倒在你石榴裙下,你又何必在乎一個霍靳西!” “那為什么那么多男人我都撩得到,偏偏就是撩不到一個霍靳西?” 葉惜眼看就要急眼,“慕淺!” “好啦!”慕淺看她一眼,笑出聲來,“我逗你玩的。七年了,你以為我還會讓自己再栽在他手里一次?” 葉惜聽了,卻仍舊只是瞪著慕淺。 慕淺卻沒有再管她,拿過自己的手袋找東西。 她在手袋里找半天也沒拿出東西來,葉惜不由得問:“找什么呢?” 慕淺抬眸看她,緩緩道:“我包里的錄音筆不見了!眱炠|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崄涓绔?涓嶄細璇磋瘽鐨勫瀛?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兩個小時后,慕淺又一次站在霍靳西家門口。 從門口可以看見車庫,霍靳西的車似乎不在里面。 慕淺收回視線,正準備按響門鈴,門忽然就自動從里面打開了。 林淑身上挎著一個大包,一面往外走一面沖里面喊:“你自己好好在家待著,不許亂跑,聽到沒?晚上你爸就回來了!” 說完她一轉頭看見站在門口的慕淺,整個人似乎被嚇得一僵,隨后臉色不善地看著慕淺,“你不是走了嗎,怎么又回來了?” “林阿姨,我好像有東西落這里了,所以回來找一下!蹦綔\笑盈盈地開口,又看了看林淑身上的包,“您這是要出門嗎?” 林淑緊皺眉頭,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包,不情不愿地“嗯”了一聲。 慕淺似乎猶豫了片刻,才開口:“那我能進去找我的東西嗎?” 林淑似乎真的很趕時間,有些焦躁地看了她一眼,“要找什么你自己進去找,找完趕緊走!不許跟祁然亂說話,聽到沒有?” 慕淺頓時連連點頭,“嗯嗯,我知道的。林阿姨您慢走!” 林淑看起來也的確是很趕時間,懶得跟慕淺多說什么,匆匆離開了。 慕淺進了門,一眼就看見坐在餐桌旁的霍祁然。他面前擺著一堆繪畫用品,似乎是在完成什么作業。 霍祁然正看著她,顯然聽到了她和林淑剛才的對話。 慕淺笑著朝霍祁然揮了揮手,霍祁然卻迅速低下頭,重重在自己面前的紙上畫了幾筆。 慕淺便沒有再管他,象征式地去樓上走了一圈,很快又下了樓。 雖然她昨晚在這屋子里過夜,但是錄音筆一直是放在手袋里的,就算掉也只會掉在霍靳西的車里。 眼下這樣的情形,似乎只能等霍靳西回來了。 只是霍靳西回來看見她又一次出現在他的家里,會是什么反應呢? 慕淺一面想著,一面朝霍祁然走去。 霍祁然并沒有看她,卻似乎感應到她的接近,慕淺離他越近,他下筆越快。 “你在畫什么?”慕淺走到餐桌旁邊,順手拿起了桌上的作業說明。 原來是要求孩子在家長的幫助下共同制作一本親子畫冊,要求有全家福,還要有家中每個人的單獨畫頁和介紹。 而霍祁然筆下正畫著的,應該就是全家!膫一模一樣的簡筆人形,上面一個圓形的大頭,底下幾根火柴棍一樣的筆畫組成身體。 慕淺猜測這幾個應該是霍柏年、程曼殊、霍靳西和霍祁然自己,偏偏少了最重要的一個人。 可是這樣粗糙的畫風,實在不像一個六歲大的孩子該有的繪畫水平。 霍祁然被她看著,愈發地胡亂畫了起來。 “看起來你家里應該沒人能幫你做這份作業!蹦綔\嘆息了一聲:“你這孩子運氣不錯,姐姐我七年沒畫畫了,現在重出江湖,就為了幫你完成一份作業! 說完她便拉開椅子在霍祁然身旁坐下,拿起畫筆,草草幾筆勾勒,霍柏年、程曼殊的形象就躍然紙上。 等到畫霍靳西的時候,慕淺筆頭一頓,隨后將筆遞給霍祁然,“要不要試試畫你爸爸?” 霍祁然目光停留在她畫的霍柏年和程曼殊上,過了一會兒,他接過慕淺遞過來的筆,學著慕淺的筆法,開始畫霍靳西。 只是到底還是孩子,又沒什么繪畫基礎,畫出來的人物形象十分稚嫩,然而難得的是眉目間竟然可以看出霍靳西的影子。 慕淺很快收回視線,指著最后一個位置,“該畫你自己了! 霍祁然捏著筆,小小的眉頭皺了起來,遲遲不下筆。 慕淺見狀,拿過他手里的筆,“還是姐姐來幫你吧! 說完她就端起霍祁然的下巴,開始細細打量眼前的小男孩。 霍祁然是真的長得漂亮,柔軟無暇的皮膚,墨一樣的眉與發,一雙眼睛涇渭分明,眼型生得極好。 畢竟霍靳西容貌就出色,霍祁然真的很像他。 慕淺收回視線,低頭下筆,長長地睫毛覆蓋住眼眸,在眼下投下一片陰影。 等她重新抬起眼時,發現霍祁然正看著她,眼里分明帶著來不及隱藏的探究。 慕淺撐著下巴看向他,抬手又摸了摸他的下巴,笑道:“長得這么好看,怎么就是不說話呢?在你這個年齡階段的小姑娘應該還不會喜歡深沉系的帥哥吧?你不說話,小姑娘敢接近你嗎?你喜歡的小姑娘成天跟別的男孩一起玩,你不覺得難受?” 霍祁然看著她,那雙清澈明亮的眼眸迅速就黯淡了幾分,他沒有回答慕淺,低頭繼續畫畫。 慕淺一怔,忽然就意識到—— 這孩子是不是不會說話? …… 夜幕低垂,別墅內光暖宜人,慕淺依舊坐在餐桌旁,指導著霍祁然完成最后的內頁制作。 霍靳西進門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大一小兩個身影湊在一起的情形。 竟分外和諧。 霍靳西換鞋走進客廳,慕淺聽見聲音,一下子抬起頭來。 “霍先生,您回來了?”終于見到他,慕淺安然地靠著椅背,微笑看著他,仿佛是在看他會有什么反應。 然而,霍靳西只是看了她一眼,便看向霍祁然,朝他招了招手。 霍祁然很快抱著自己剛剛完成的畫冊滑下餐桌,跑到了霍靳西面前。 霍靳西坐進沙發里,一面接過那本畫冊,一面問:“林奶奶呢?” 慕淺緩緩走過去,代霍祁然開口:“林阿姨有急事出門了,所以我幫她照看祁然,順便還幫他完成了今天的親子作業! 霍靳西翻著手里的畫冊。 看得出這本畫冊慕淺出了不少力,霍柏年、程曼殊和霍祁然的卡通形象上都看得出她的筆力,偏偏只有他的形象格格不入,顯然是由霍祁然一手操辦。 慕淺湊到他身前,“畫得不錯,對不對?” 霍靳西合起畫冊,遞給霍祁然,“你先上樓去! 霍祁然轉頭看了慕淺一眼,慕淺朝他眨了眨眼睛,他很快收回視線,默默上了樓。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崄浜岀珷 涓冨勾錛屼綘涓鐩磋鐫鎴戯紵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慕淺在沙發里坐下來,安靜地等待霍靳西審問。 霍靳西卻不急不忙,等霍祁然的身影消失在樓梯上,他才拿起煙盒取出一支煙,點燃之后慢條斯理地吸了一口,這才看向慕淺,也不說話,只是眉目沉沉的模樣,分外壓人。 慕淺坐在沙發里,倒也乖覺,很快笑著解釋:“霍先生別誤會,其實我是落下了一點東西,所以過來找的。應該是在您的車里,您不介意我去找找看吧?” 她說完便準備起身,下一刻,霍靳西的聲音卻從傳來:“這個?” 慕淺回頭,霍靳西手里不知什么時候多了支銀色的錄音筆,正是她不見的那支! “可是就是這個嘛!”慕淺笑著走向他,“原來真是落霍先生這里了!害我好找!” 她走過去,伸手想要接過錄音筆的時候,霍靳西手掌一收,修長的手指已經將那支錄音筆扣在掌心。 慕淺抬眸看他,“霍先生這是什么意思呀?” “你在我車上放了支錄音筆!被艚骺粗,“該是我問你什么意思! 慕淺忽然就笑出聲來,“您明明知道我昨晚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難不成還會故意將這東西放在您車上錄您的音?” 霍靳西依舊沉眸看著她,顯然并不接受這個解釋。 “您有什么值得我查的呢?難道是……”慕淺抬手指了指樓上,意思是霍祁然,可是很快她就幫自己否定了這個答案,“如果我真想要查您,何必用這樣迂回的法子。我直接回去霍家,問問爺爺或者霍伯伯,不就行了么?” “不是查我!被艚餮垌岷谌缒,“那是查誰?林夙?” 慕淺依舊笑著,眸色卻漸漸沉靜下來,安靜地看著霍靳西。 這個男人太聰明睿智、深不可測,竟如此輕易和迅速地看穿了她。 又或許是她太過防備其他,以至于在林夙的事上這么容易就露出了破綻。 慕淺有些懊惱。這樣的錯誤她很少犯,偏偏這一次,真是詭異地不順。 “對,我是在查林夙!笔碌饺缃衲綔\也不做無謂的掙扎,坦坦然承認了。 霍靳西抽著煙,聲音卻依舊清淡,“查他什么?” “有人舉報他的公司牽涉違法幕后交易!蹦綔\脫口而出。 霍靳西聞言,再次抬眸看向她,“這種事,你憑什么查?” “我是記者啊!蹦綔\將一縷頭發別到耳后,坦然與他對視著,“感興趣的東西,就查一查咯!” “記者?”霍靳西緩緩吐出一口煙圈,模糊了眉目,“從前想著當畫家的人,怎么會當了記者?” 慕淺不意他會提到從前。 畫畫這回事,在她的少女時代的確是很重要的。 因為已經去世的父親是個畫家,她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學習畫畫,到了霍家之后,霍老爺子和霍柏年保留了她繼續學畫的機會。 霍家的故宅靜美秀麗,是畫畫的好地方,在霍家生活的那幾年,慕淺畫了很多幅畫,到最后一幅也沒有帶走。 離開霍家之后沒多久,她就徹底放棄了畫畫。 一晃七年,在慕淺看來,所有從前都已經恍若隔世。 她微微揚起下巴,眸光瀲滟,笑容艷麗,“從前的事,我自己都不記得了,沒想到霍先生還記得……那這七年時間,您豈不是一直記著我?” 說著她便站起身來,一步步走到霍靳西所坐的沙發旁,就勢坐在沙發前的地毯上,靠著沙發扶手,抬眸看著沙發里眉目深沉的男人,“我該用什么態度來面對霍先生這樣的關注?” 她看著他,眼神無辜,眉目卻偏偏惑人。 眼見霍靳西不為所動,慕淺伸出手來,指尖撫過他的褲管,而后緩緩往上。 她的手指游走在他的褲腿上,經過小腿、膝頭,再緩緩經過大腿……不見收勢,只是動作愈發緩慢撩人。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崄涓夌珷 涓冨勾鏃墮棿錛岃醇蹇冧笉姝?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霍靳西目光落在她的手指上,氣息不見絲毫紊亂,目光仍舊深邃無波。 “就為了一支錄音筆!彼従忛_口,聲音清淡疏離,“犯得著么?” “霍先生這么說,未免太小瞧自己的魅力了!蹦綔\揚起臉來,“我對您是什么想法,您又不是不知道……也許七年過去,我還賊心不死呢?” “賊心不死?”霍靳西看著她,眼波暗沉,“你還敢?” “我為什么不敢?”慕淺緩緩站起身來,彎腰貼近他,“霍先生當初既然肯手下留情放我一條生路,就該預料到有一日,我可能會卷土重來……” 兩個人離得很近,霍靳西甚至聞得到她頭發上的香味,可是他卻沒有動,也沒有阻止她。 慕淺與他對視片刻,忽然將心一橫,湊上前去便準備吻他。 下一刻,霍靳西的手機響了起來,幾乎與此同時,他的手也抵上了慕淺的肩頭。 慕淺受到阻礙,有些無力地跌坐進旁邊的沙發里,眼神嗔怪地看他接起電話。 大約是有什么急事,霍靳西應了兩聲就掛掉了電話,隨后站起身來,看也不看慕淺,“你可以走了! “我不走!蹦綔\歪在沙發里,直截了當地拒絕。 霍靳西看向她。 “我要幫林阿姨照顧祁然!”慕淺理所當然地開口,“她不在,你也不在,難不成把小孩子一個人扔在家里?這樣的事,我可做不出來的;粝壬頌楦赣H,難道忍心?更何況,祁然他很喜歡我,他應該很愿意讓我留下照顧他! …… 霍靳西留她在家獨自離開的時候,慕淺是有些不敢相信的。 畢竟她只說了那么兩句話,對她防備至斯的霍靳西竟然真的就讓她留下了? 然而等霍靳西離開,她走到霍靳西剛才坐過的位置找自己的錄音筆時,才發現霍靳西并不是對她真正放心。 他拿走了她的錄音筆。 錄音筆里有她和林夙兩次見面的所有錄音。 慕淺有些無奈地嘆息了一聲,緩步上了樓。 霍祁然正坐在自己臥室的小書桌旁,對著那本家庭畫冊發呆。 慕淺打開門,倚在門口捏著下巴看他,“你這個小家伙真是很有福氣哎。我留在這里照顧你,高興吧?” 霍祁然沒有說話,只是默默拿起彩筆對著面前的畫冊添補起來顏色。 慕淺不由得輕笑出聲。 霍祁然作息很準,九點鐘,慕淺照顧他洗了澡,將他安頓在了床上,只留了一句:“好好睡覺,明天早上帶你去吃好吃的! 霍祁然果然乖乖閉上了眼睛。 十點鐘葉惜打電話來的時候,慕淺正端著咖啡參觀屋子的每一個角落。 “你要留在那兒過夜?”葉惜又擔憂又焦慮,停頓片刻,忍不住開口道,“慕淺,你可別犯渾!” 慕淺忍不住笑出聲來,笑過之后才又開口:“你覺得我是為了霍靳西留下來的?” 葉惜“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放心吧!”慕淺轉頭看著窗外,“我是另有打算! 霍靳西和林夙竟然是鄰居,這巧得不能再巧的巧合,恰恰也可以成為她的一個契機。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崄鍥涚珷 鍑屾櫒涓夌偣鐨勭伅鍏?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凌晨,霍靳西書房內,慕淺坐在一片黑暗之中,喝掉了最后一口咖啡。 霍靳西書房的窗戶正對著林夙的家,是再好不過的觀察地點,到這個時間,慕淺覺得差不多了。 她打了個哈欠,正準備起身離開,眼角余光中卻驟然出現一絲光亮。 慕淺在驚詫之中走到窗邊,清楚地看見林夙的房子里,某個房間的窗戶亮了起來。 慕淺看了看時間,凌晨三點。 據聞,林夙家中并無傭人或鐘點留宿。 也就是說,此刻此刻開燈的,必是林夙自己。 慕淺靜靜地站在窗戶后注視著那絲橘色光亮,看著時間。 十分鐘過去,燈光沒有熄滅。 二十分鐘過去,燈光也沒有熄滅。 三十分鐘后,慕淺低頭看時間,再抬起頭來時,燈光熄滅了。 凌晨三點,絕大部分人都該熟睡的時候,林夙打開了房子里某個房間的燈,整整三十分鐘。 慕淺控制不住地長舒了一口氣。 昨晚,她并沒有對霍靳西說真話。 她之所以接近林夙,并不是為了查什么內幕交易,而是為了查林夙妻子蔣藍被人謀殺的真相。 兩年前,桐城富商林夙的妻子蔣藍在家中被謀殺致死,警方在不久之后就抓到了兇手梁冬。盡管梁冬一直堅稱自己冤枉,然而因為動機、物證和人證確鑿,梁冬很快就被入罪判刑,并且在數月之后因為急病在獄中不治而亡。 可是慕淺卻相信了梁冬的無辜,所以她選擇回到桐城,從頭查起。 而她相信,越接近林夙,就會越接近真相。 也許這凌晨三點的燈光,就是真相的一部分昭示? 因為這三十分鐘,慕淺硬生生地在霍靳西的書房里坐到了天亮,一直觀察著對面那所房子。 卻再無異樣。 一直到早上七點,她看見林夙的司機抵達,隨后林夙出門,坐上了車。 慕淺一直躲在窗戶后,看著那輛車駛離,卻依舊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思索著對面那所房子里的秘密。 直至身后傳來一陣輕微的響動,慕淺才回過神來。一轉頭,她看見霍祁然衣著整齊地站在門口,安靜地看著她。 慕淺這才意識到,霍靳西一夜未歸。 …… 出門后,慕淺帶霍祁然光顧了一家街邊的熱狗店。 早高峰時間熱狗店內人滿為患,慕淺買了兩杯飲料和兩個熱狗,沒找到位置,索性就站在站在店門口吃了起來。 霍祁然顯然沒怎么吃過這種街邊食物,拿在手里竟然一時不知道怎么下口。 “怎么了?”慕淺一邊吃一邊看著他,“男子漢嘛,大口大口吃啊,害什么羞?” 霍祁然聽了,沉默片刻,果真便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這跟他平時吃的早餐完全不一樣,可是卻真好吃。 慕淺滿意地笑了笑,迎著來往行人的目光,自顧自地吃自己手中的熱狗。 一夜沒睡的女人,早上也沒化什么妝,手里拿的還是熱狗這樣粗獷的食物,偏偏卻吃得風姿綽約,偶爾看著旁邊那個精致漂亮的小男孩,一大一小,仿佛在拍街頭畫報。 街旁的車內,接送霍祁然的司機看著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地嘆息了一聲。 送了霍祁然去學校后,慕淺回了趟自己的小窩,簡單收拾了一些換洗衣物和日常用品,很快又回到了霍靳西的別墅。 她在霍靳西的書房布置了一個小型攝錄機,正對著林夙的房子,代替她日夜監察那所房子里的動靜。 布置完后慕淺就坐在客廳里看起了案件的相關資料,資料紛繁冗雜,她逐條分析記錄,幾個小時后終于體力不支,伏在案頭打起了瞌睡。 直至屋子里傳來開門關門的聲音,慕淺才一下子驚醒,抬起頭來,看見背著書包的霍祁然和司機站在入口處。 霍祁然看著坐在地毯里的她,神情有些復雜。 “怎么了?”慕淺問。 司機笑著回答:“你下午沒去接他,他可能是以為你走了,不太高興! 慕淺這才站起身來,走過去幫霍祁然脫下書包,“對不起啊,我不小心睡著了。明天一定去接你放學!” 霍祁然聽了,沒有什么表態,默默地走到沙發里坐了下來。 “這樣吧!”慕淺拍拍他的頭示好,“晚上我請你吃好吃的,你想吃什么?披薩怎么樣?我知道一家榴蓮披薩做得非常棒,你吃榴蓮嗎?” 霍祁然還沒來得及表態,司機已經開口:“慕小姐,霍先生不是很喜歡榴蓮的味道! “又不是給他吃的,誰在乎他喜不喜歡!”慕淺說著,看向霍祁然,“就吃這個好不好?” 霍祁然安靜片刻,很快點了點頭。 四十分鐘后,屋子里榴蓮飄香。 慕淺坐在茶幾旁邊的地毯上邊吃披薩邊看資料,而霍祁然就坐在她旁邊,邊吃披薩邊寫作業。 這一幕安靜又和諧,被屋內的監控設備不動聲色地采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崄浜旂珷 闇嶉澇瑗夸篃闇瑕佺浉浜詫紵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慕淺在這個家里一待就是三天。 三天時間,霍靳西并沒有回來過。 慕淺并不知道他有多忙,卻也無心關注,因為她的全副心力都放在了對面那座房子上。 連續三天,時針指向凌晨三點的那一刻,對面屋子的一個窗戶會準時亮起來,再在三十分鐘后悄無聲息地熄滅。 像是一種儀式,每一天,悄然發生在萬籟俱靜的凌晨三點。 慕淺可以肯定,那幢房子里一定藏著某些秘密。 可是要想進入那幢房子,也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上次林夙送她回家之后,到現在還沒有聯系過她。 慕淺知道自己不能心急。 一連數日,她都只是安靜地待在霍靳西的房子里,只負責接送霍祁然和整理自己手邊的資料,順便將隔壁林夙的生活作息了解了個徹底,在進出時完美避開他。 這天中午,慕淺自午睡中醒來,忽然接到一個約她吃飯的電話。 回到桐城以來,她認識的人寥寥無幾,唯獨在沈嫣和紀隨峰的訂婚典禮上交換了幾個號碼,今天約她吃飯的程盛就是那日跟她跳過舞的舞伴之一。 拓展社交圈對慕淺來說是有益無害的事情,因此她欣然應約。 將接霍祁然放學的任務交托給司機,慕淺自己化妝打扮完畢便準備出門。 剛剛走到樓梯口,便聽見樓下傳來開關門的聲音,慕淺正準備下樓看看,忽然聽見一把年輕女人的聲音。 “這是霍先生的家?”女人的聲音聽起來十分溫柔,“很漂亮! “蘇小姐請坐!彪S后傳來霍靳西清冷的聲音。 慕淺腳步頓在樓梯口,大腦接收到兩個訊息—— 第一,霍靳西回來了; 第二,霍靳西帶了個女人回來。 大概是記者的本能,那一瞬間,慕淺居然小小地興奮了一下,隨后就靠在樓梯口,靜靜地聽著樓下的動靜。 “真是不好意思!蹦俏惶K小姐說,“搭了霍先生的飛機回國,還來您家中叨擾。姑姑說她很快就來接我,不會打擾霍先生太久! 原來霍靳西三天沒回家,竟然是出國了。 慕淺不由得在心頭笑了一聲,他明知道這幾天她會賴在這里不走,倒也放心丟下自己的兒子? “沒關系!被艚髀曇粢蝗缂韧,沒有情緒起伏,甚至連多余的話也沒有一句。 蘇小姐笑了一聲,隨后又道:“上次在姑姑家曾經見過霍夫人,那時候她還說要介紹我們認識,只是一直沒有機會,這次倒是因利乘便,機緣巧合! 聽到這里,慕淺大概明白了什么,這位蘇小姐多半是其他人為霍靳西物色的相親對象,“巧合”之下被安排上了霍靳西的飛機一同回國。 只是,霍靳西這樣的人竟然也需要相親? 慕淺正想笑,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 屋子里驟然安靜下來,樓下原本聊著天的人也安靜了下來。 慕淺本雖然是有意偷聽,但是暴露了也無所謂,掐了電話大大方方地走下了樓。 客廳里,霍靳西背對著她坐在沙發里,聽到腳步聲卻依舊頭也不回。倒是那位蘇小姐有些愕然地看著慕淺,但到底是大家小姐,很快又回過神來,微笑著沖慕淺點了點頭。 “你好!蹦綔\沖她打了個招呼,“不好意思,打擾兩位聊天了,我這就走! 慕淺下了樓,直到她出現在視線范圍內,霍靳西才終于看她一眼。 即便是面對著長輩介紹的相親對象,這男人卻依舊是高冷疏離的模樣,西裝筆挺,衣線如新,禁欲而肅穆。 至于慕淺,他連一絲反應都懶得給。 而那位蘇小姐清新溫婉,穿著得體的風衣裙,笑容極具親和力,氣質莫名有些眼熟。 很快慕淺就想起來了——葉靜微,霍靳西曾經的女朋友。 這樣看來,這位蘇小姐應該很合霍靳西眼緣才對。 意識到這一點,慕淺笑容反倒愈發明媚,“您別誤會,我是這家里的保姆,不過我今晚放假,所以我不會打擾您和霍先生的。自便!” 慕淺說完,又笑著看了霍靳西一眼,乖巧地走向門口。 霍靳西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口,收回視線,目光依舊沉靜無波。 “這位小姐真漂亮!碧K衡笑道,“也真有意思。她怎么說自己是保姆呢?” 霍靳西拿出香煙,征求蘇衡意見之后才點燃了,吸了一口才緩緩開口:“她說是,那就是好了!眱炠|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崄鍏珷 闇嶉澇瑗挎у彇鍚戜笉鏄?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暮色四合,華燈初上,慕淺穿越半個繁華的城市,抵達吃飯的地方。 程盛在門口接了她,兩人一路聊一路走向包間,進了包間,慕淺才知道自己今天為什么會接到這個電話。 一屋子的男男女女,沈星齊坐在上首位,原本正攬著一個性感女郎親熱調笑,一看見慕淺,他頓時撒了手,靠坐在椅子里看著慕淺笑,“淺淺,你來了?我等你好久了! “等我干什么?”慕淺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挑眉看他,“你身邊不是有人了嗎?” 沈星齊聽了,立刻毫不留情地驅趕了身邊的女人,“去去去……位置讓出來!” 那性感女郎自然不甘心,瞪著慕淺。 “瞪我干什么?”慕淺眼含無辜,“是那個男人趕你走的! 沈星齊聞言反而笑得更開心,“淺淺,坐過來! “不要!蹦綔\直截了當地拒絕,“我怕臟! 沈星齊聽了,立刻脫掉自己身上的外套,起身坐到慕淺身邊,“這樣行了吧?” 慕淺懶懶地挑著面前的車厘子吃,不置可否。 “淺淺,你別跟我擺姿態了!鄙蛐驱R低笑著開口,“我查過了,你跟霍靳西壓根就沒什么關系……否則他今天從歐洲回來,你怎么可能出來赴約?” 慕淺轉頭看了他一眼,笑出聲來,“我什么時候說過我跟霍靳西有關系了?” “霍靳西?”旁邊有人聽到忽然搭腔,“霍氏集團的霍靳西?” 慕淺看向說話的女人,只覺得有些眼熟,像是某個十八線的小明星。 小明星看著慕淺,捂嘴笑了起來,“慕小姐,沈二少對你多好啊,簡直是千依百順……你就好好跟著沈二少唄,別在霍靳西身上白費心思了,他啊,對女人不感興趣的!” 慕淺轉頭與沈星齊對視一眼,饒有趣味地看向那個小明星,“真的假的?” 這一屋子的人都看沈星齊的臉色,沈星齊又這樣討好慕淺,小明星見慕淺接話,立馬就起身走到慕淺身邊。 “當然是真的啦!毙∶餍撬坪趿⒖叹透綔\熟絡起來,親切地挽著慕淺的手,說,“慕小姐,我叫江伊人,是萬華娛樂的,你知道我們公司的施柔吧?” 慕淺點了點頭。 施柔,蜚聲國際的華人女演員,美艷性感,公認的尤物,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有一次海城有個大型活動,我們公司老板專門請霍靳西吃飯,邀請施柔作陪,當天晚上就把施柔送到霍靳西的房間里去了,你猜結果怎么著?” 慕淺非常給面子地追問:“怎么著?” 江伊人忍不住“噗嗤”笑了起來,“施柔穿著性感睡衣在房間里搔首弄姿,霍靳西推開門只看了她一眼,轉身就摔門而去,當天晚上就連夜飛回了桐城! “不是吧?”慕淺夸張地配合著她,“施柔那樣的他都不心動?” “可不是嘛!”江伊人看著慕淺,“施柔哎,是女人都見了都眼紅,他居然無動于衷,還掉頭就走! 慕淺摸著自己的耳垂,“可是單憑這點,也不足以說明他對女人不感興趣啊! “還有后續嘛!”江伊人連忙道,“我們老板怕施柔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他,后來變著法地又把葉明明送到了霍靳西面前……” 葉明明慕淺也知道,同樣是男人心目中的女神,與施柔卻是截然不同的風格,清冷而文藝。 “結果又吃了閉門羹?”慕淺猜測。 “可不是嘛!”江伊人激動起來,“我們公司兩個最頂尖的美人兒都無功而返……不用說,霍靳西肯定是不喜歡女人的! 慕淺端起面前的飲料喝了一口,想到此時此刻跟相親對象待在一起的霍靳西,不由得笑了一聲。 性取向不明,霍靳西這人設有點意思。 他要真的對女人不感興趣,那他的兒子是從哪兒來的?難不成是……借腹生子? 慕淺來不及深想,沈星齊已經貼上前來,腥熱的呼吸噴灑在她耳際,“你對霍靳西還真是很感興趣啊……” “畢竟是桐城數一數二的人物,我八卦一下不是很正常么?”慕淺撥了撥頭發,將發尾甩到沈星齊臉上,逼得他退開一點,隨后就站了起來,“我去一下洗手間! 她起身往外走去,沈星齊自然不好跟著,只是朝江伊人使了個眼色。 江伊人立刻心領神會地站起身來,“慕小姐,我跟你一起去呀!”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崄涓冪珷 濂藉浠栫殑鐩鎬翰緇撴灉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這樣倒是正合慕淺心意,兩個人一起走出包間,邊走邊聊。 “做演藝圈還蠻有意思的,有意思的八卦還真多!蹦綔\說。 江伊人笑了一聲,“以后咱們可以經常見面啊,我這里有好多八卦呢!” “好啊!蹦綔\點了點頭,忽然又道,“哎,聽說桐城富商除了霍靳西,林夙也不近女色,他不會也是……” “林夙?他不是死了老婆才不近女色的嗎?”江伊人說著,忽然想起什么一般,“說起來,他早些年跟葉明明傳過緋聞來著!” 慕淺眼角不由得一跳,“什么時候的事?” 江伊人想了想,回答道:“蠻久了,好像是他太太去世后不久吧。不過也是捕風捉影的事,私下里還有人說是葉明明一廂情愿看上了林夙,想要嫁進豪門當少奶奶?墒橇仲砜雌饋硎钦娴耐嵣碜院玫,他手底下有個廣告公司,跟我們公司其實來往蠻多的,可是除了葉明明這塊兒,還真沒聽過他別的什么緋聞……” 江伊人一邊說著,一邊挽著慕淺往前走,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后有個男人悄無聲息地貼了上來。 慕淺卻第一時間就察覺了,轉頭看見那男人一頭亂糟糟的頭發,下巴上一圈胡茬,浮腫的雙眼半瞇著,顯然是認真在聽江伊人說的話。 “你干什么?”慕淺停下腳步看著他。 江伊人這才發現問題,回頭一看,頓時面露嫌棄,拉著慕淺的手快步走進了洗手間。 那男人見狀也沒什么反應,聳了聳肩轉身走掉了。 “慕小姐別理他!苯寥岁P上洗手間的門對慕淺說,“那就是個流氓記者! “流氓記者?”慕淺好奇,“怎么個流氓法?” 江伊人眼神中流露出毫不掩飾的鄙夷,“就像剛才那樣,蹲在這些高級會所餐廳,逮著機會就探聽消息,特別不擇手段。他打聽到的消息也不公布,而是拿來賣給當事人,特別不要臉,好像叫什么姚奇……” “姚奇……”慕淺覺得這名字有些熟悉,念叨了一遍,笑了起來。 出了洗手間那個叫姚奇的記者已經不見了,回到包間里,沈星齊剛開了兩瓶酒,正一門心思地等著慕淺。 慕淺上前坐下,接過沈星齊遞過來的酒嘗了一口,“味道不錯! “那就多喝點!鄙蛐驱R跟她碰了碰酒杯,“喝醉了有我送你! 慕淺聽完,眼波盈盈地笑了起來。 沈星齊摟著慕淺走出餐廳的時候,慕淺還真是喝醉了的姿態,步伐虛浮,雙頰酡紅,整個人卻是愈發容光煥發,嫵媚動人的模樣。 沈星齊看得心癢難耐,當即捧了慕淺的臉就想吻上去。 下一刻慕淺竟主動迎向他,沈星齊大喜,然而再下一刻,慕淺張口便吐了他一身。 原本熱鬧的餐廳門口忽然就凝滯了片刻。 沈星齊全身僵硬地站在原地,仿佛受到了無以復加的沖擊。 片刻的寧靜后,周圍的人忽然亂了起來,有趕緊躲避的,有上前幫忙的,有吩咐人幫忙的…… 一片混亂之中,慕淺獨自拉開一輛出租車的車門,揚長而去。 出租車司機顯然目睹了剛才那場混亂,心有余悸地看著慕淺,“小姐,你去哪兒?” “您放心,不會吐您車上的!蹦綔\靠坐在后排,想了想,報出了霍靳西的地址。 她實在是很好奇,霍靳西今天的相親到底會是什么樣的結果,既然如此,那就干脆親眼去看看。 鑒于她這幾天都在霍靳西家中自由出入,慕淺十分順利地進了門。 樓下已經關了燈,很安靜,慕淺直接便往樓上走去。 霍靳西的書房里沒有人,于是她走到主臥門口敲了敲門。 沒有人回應。 慕淺站在門外想了想,果斷推開了門。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崄鍏珷 闇嶅厛鐢熻韓鏉愮湡濂?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低調奢華的深色系臥室內燈光昏暗,一眼望去卻沒有人。 衛生間的門透出溫暖的橘色燈光,伴隨著水聲,可見是有人在里面洗澡。 可到底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 慕淺往屋子里看了一圈,心中很快有了答案。 沙發上放著霍靳西換下來的衣服,大床上是一件黑色的睡袍,孤單而整潔,怎么看,都沒有女人的痕跡。 慕淺想著下午那位端莊溫柔的蘇小姐,心底不由得嘆息了一聲。 到底是霍夫人精心物色的對象,這男人,未免也太清心寡欲了? 她倚在門口,聽著衛生間內水聲嘩嘩,趁著身體里的酒精還沒開始發酵,走進了屋子里。 霍靳西房間雖然寬敞,卻簡單整潔,一目了然,慕淺進去不過兩三分鐘,就已經找遍了床頭、床底,連他的衣帽間也逛了一圈。 沒有那支錄音筆的蹤跡。 慕淺有些泄氣地在沙發里坐了下來,看見霍靳西的衣服,明知道沒有希望,卻還是拿起來檢查了一下上上下下的口袋。 結果仍然一無所獲。 慕淺丟開衣服,忽然意識到什么不對——衛生間里的水聲好像消失了。 她轉頭一看,果不其然,霍靳西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洗完澡,站在衛生間門口看著她。 他只在腰間系了條浴巾,赤著上身,一頭濕漉漉的發,明明是水汽蒸騰的暖和狀態,那雙眼睛卻依舊深邃寒涼,靜靜地看著她,“你在干什么?” 慕淺伸手就拿過剛才丟掉的衣物,朝他展示了一下,笑道:“我答應林阿姨替她照顧祁然和這個家,理所應當也該照顧一下霍先生的起居生活! 她胡亂將手中那件襯衣疊了又疊,卻怎么都疊不出一個整齊的模樣。 “算了!蹦綔\選擇放棄,“做不來,還是不打擾霍先生了! 她站起身來,抬腳就往門口走去,剛剛走出兩步,卻又停了下來。 飯局上江伊人講的那些八卦回蕩在腦海里,揮之不去。 霍靳西只系著一條浴巾的模樣也回蕩在腦海里,同樣揮之不去。 慕淺忽然就轉身走向床邊,拿起床上那件黑色的睡袍,走到了霍靳西面前。 “衣服我不會疊,可是幫人換衣服,我會!蹦綔\雙眸發亮地看著霍靳西,“天還涼著呢,霍先生還是快些擦干身子,穿上睡袍吧! 話音落,她纖長的手指便伸向了霍靳西腰間的那條浴巾。 霍靳西驀地伸出手來扣住了她。 慕淺訝然抬眸,笑意盈盈,“霍先生不會是不好意思吧?我都不怕,您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說話間,她的眼神已經在霍靳西身上游走了一圈,微微咬了咬唇之后,慕淺緩緩開口:“霍先生身材可真好,一絲贅肉都沒有呢……” “手拿開!被艚髡f。 慕淺抬頭毫不避諱地與他對視,“我不! 她今日偏要看看,他究竟是不是一如傳言,對女人不感興趣。 又或者,無論她怎么施展風情,霍靳西永遠不會為她生出欲念?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絎崄涔濈珷 澶╄祴寮傜鐨勭敺浜? 閱書閣 『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首發:~【】霍靳西看著眼前的女人。 她明顯是喝了酒的,并且喝得還不少,臉上有些許紅暈,一雙眼睛卻極其明亮,灼灼地注視著他。 “那你想怎樣?”霍靳西問。 慕淺抖了抖手中拿著的睡袍,“我只是想幫霍先生換件衣服而已!” 話音剛落,霍靳西扣著她的那只手忽然有了動作。 慕淺只以為他要拉開她,正準備反抗,霍靳西卻做出了完全相反的動作—— 他帶著她的手,直接拉開了腰上的浴巾,丟到一邊。 慕淺眼前頓時就多了個不著寸縷的人。 她一時沒反應過來,上上下下打量了霍靳西兩圈,才終于意識到發生了什么。 然而慕淺并沒有動,只有目光漸漸下移,落在他身體的某處,久久停留。 “看夠了沒有?”霍靳西忽然拉過她手中的,轉瞬便披在身上,隱去身上所有的特征。 慕淺咬了咬唇,抬眸看他,眼神含羞,嘴里的話卻著實露骨:“霍先生天賦異稟,怕什么被人看呢?該多拿出來,讓人長長見識,又或者多做做交流研究,才不算浪費嘛!” 霍靳西沉眸看著眼前的女人,手上系睡袍帶子的動作漸漸緩慢。 慕淺趁機又拉住了他腰間那根帶子,緩緩道:“我今天在飯局上聽了兩則關于霍先生的八卦……有關大美人施柔和葉明明的。那些人居然質疑霍先生對女人不感興趣,身為一個男人,霍先生怎么能容忍這樣的謠言?” 她不動聲色地又將霍靳西系好的帶子拉開了一些,霍靳西低頭看著她的動作,卻沒有阻止。 慕淺這才又笑了一聲,抬眸看他,“再說了,如果霍先生對女人不感興趣,那個孩子是哪兒來的呢?” “所以,你這是幫別人求證來了?”霍靳西緩緩開口。 慕淺還沒來得及回答,手中的帶子已經被抽回,這一次,霍靳西沒有停頓,直接系好了腰帶,這才又看向慕淺,“再怎么樣,我也不會對一個渾身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