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主角是顧寧愿薄靳夜的小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7章 這是什么虎狼之詞(第1/1頁)
↑一章目錄↓一章

薄靳夜,“……”

他被這直白的指令,給弄得微愣,黑眸直勾勾盯著顧寧愿看,表情有些冷。

顧寧愿見他不動,不由蹙眉催促,“愣著干什么?”

慕言輕咳一聲,上前解釋道:“爺,脫衣服是為了方便扎針,您上次昏迷,顧醫生也是這樣治療的?!?/p>

薄靳夜濃眉皺得更緊,看著似乎有點不樂意的樣子。

顧寧愿差點沒氣笑,“你一個大男人的,怎么還扭扭捏捏的?我是醫生,在我眼中,病人并沒男女之分好嗎?再說,你身子我又不是沒看過……”

那晚在浴池,雖說只是驚鴻一瞥,但該看的部分,基本沒落下。

更別提之前還為他治療過一次!

現在才想著男女有別,會不會太晚了些?

慕言聽到這話,神情有點一言難盡。

雖說,顧寧愿這話不假,但這么生猛說出來,實在讓人無法不多想!

薄靳夜臉也有點黑。

不過卻是因為顧寧愿那句‘沒有男女之分’。

這女人,說話還真是氣人!

要不是接下去還需要仰仗她的治療,他一定會親力親為告訴她,什么叫‘男女之分’!

冷哼一聲,薄靳夜沒和顧寧愿計較,抬手直接解開襯衣的扣子。

不一會兒,襯衣落了地,男人的上身,也顯露了出來。

顧寧愿原本還不當回事。

結果視線不經意一瞥,忽然就有點收不回來。

男人上身雖稍顯瘦削,但緊實的線條卻非常搶眼,特別是腹部,還有八塊腹肌,完美人魚線,看起來異常性感。

薄靳夜瞧見她的目光,眉眼淡淡,問,“現在還覺得男人和女人,沒什么分別么?”

“……”

顧寧愿耳根微燙,挪開目光,語氣生硬道:“自然沒有!”

薄靳夜哼笑一聲,也不拆穿,只問道:“接下來怎么做?”

顧寧愿吸了口氣,神情恢復平日的冷靜,道:“躺下就可以?!?/p>

薄靳夜頷首,照做,在床上默默躺好。

顧寧愿準備了一下,在床沿坐下。

她面色肅然,對著面前的男人,道:“我治療手法比較特別,待會兒可能會有點疼,你忍忍?!?/p>

旁邊的慕言心說:這是什么見鬼的虎狼之詞?

自己是不是應該回避一下!

顧寧愿沒注意到他,很快集中精神,開始施針。

依舊是復雜的刺穴手法,每一處位置,都落在了最危險的地方。

上回,薄靳夜昏迷,沒什么感覺。

這一次,清晰感覺到女人的指尖,在皮膚上劃過。

輕微的觸感,像羽毛拂過,癢癢的……卻并不反感!

不過,只有一瞬,還沒來得及細細感受,一股強烈的痛感,就傳了過來。

薄靳夜當場悶哼出聲!

這股痛,比預想中的,還要重上幾分。

顧寧愿早有預料,并沒停手的意思,再度將一根針,扎入男人腹部的穴位中。

痛感再度加劇。

不過,這回,薄靳夜生生忍住了。

甚至后面,都沒再發出過任何聲音!

顧寧愿見狀,倒是對這男人刮目相看了一下,并逐漸加快施針的速度。

大約二十分鐘后,針總算扎完,顧寧愿長出了口氣,交代道:“三十分鐘后才能拔針,這期間,有任何不適,隨時告訴我?!?/p>

“嗯?!?/p>

薄靳夜沉沉應了一句,嗓音聽起來,似乎有點隱忍。

顧寧愿看了他一眼,發現他額頭已經冒出許多冷汗,原本還有些紅潤的唇色,開始有些發白。

她蹙了蹙好看的眉頭,詢問,“現在什么感覺?”

薄靳夜閉了閉眸子,想說話,卻開不了口。

很痛!

非常痛!

體內的每一根神經,像被人拼命拉扯一樣,痛得他幾乎要昏過去。

慕言見到這狀況,連忙說道:“顧醫生,我家爺因為身體的緣故,經常性的神經痛,每一次都被折磨得無法入眠!眼下這情形,瞧著跟以前發作的時候,一模一樣……他沒事吧?”



↑一章目錄↓一章
嫩草影院网址入口在线观看_最好看的韩国日本在线观看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免费手机_久久综合精品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