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羽戰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4章 還請您寬宏大量(第1/1頁)
↑一章目錄↓一章

害怕成哥跪得慢,小雄還一個勁地踹他的腿。

他是生怕顧遠一怒之下把他們這些人的狗命取了。

那個成哥哪里知道顧遠有如此之大的威望。

哪怕他不認識顧遠,此刻他也得跪著求饒:“顧先生,饒命??!”

之前倒在地上的那些小流氓也趕緊跪下,生怕自己跪晚了挨揍。

“饒命,饒命,顧先生饒命!”

小雄再次求情:“我這幾個手下實在是太有眼無珠,沖撞了顧先生,還望您能寬宏大量?!?/p>

那夏宏舟父子簡直都不敢相信這是顧遠能做出來的事。

在道上混的誰不知道堂堂雄哥是鐵老大的第一打手,怎么在顧遠面前如此卑顏屈膝?

夏婉也是納悶,心想顧遠在清醒之后到底都做了什么事情,為何這么厲害呢。

“滾?!鳖欉h把削好的蘋果遞給夏婉。

聽到這個滾字,小雄仿佛是受到了特赦。

即便是讓他滾,他也覺得這是天降的恩德。

“顧先生都讓你滾了,你還不快滾!”

“是是是,我這就滾,這就滾!”

成哥領著自己的小弟們一溜煙地離開了病房,出門之后便瘋狂逃竄離開第三醫院。

他們可生怕顧遠改了主意再把自己弄回去殺了。

此刻,小雄兩米高的大個子點頭哈腰。

“顧先生,您消消氣,消消氣,千萬別跟這幫畜生一般見識,氣壞了您的身子多不好?!?/p>

“我說滾的意思,也包括你?!?/p>

小雄兩眼發直,隨后賠笑:“對對對,當然當然,小的也得趕緊滾,小的在這就會打擾您的雅興?!?/p>

剛要滾走的時候,小雄似乎才想起了什么事。

“對了,這個小盒子是劉老板讓我交給您的東西,他說手續已經辦好了?!?/p>

若不是這邊弄好了,顧遠險些已經忘記了這碼事。

小盒子里裝的是一些文件,正是佳釀酒莊的股權轉讓書。

劉連志可真是速度快。

之前顧遠答應他要殺大頭龍,于是他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把佳釀酒莊的股份轉給顧遠了。

除了那瓶石凍春酒是必須要在殺了大頭龍以后兌現,別的都已經做好。

光是這酒莊,每年的收益就有近千萬吧。

送出如此大的一份豪禮,由此可見劉連志有多么恨那個大頭龍。

小盒子里除了這些東西以外還有一張股東金卡,劉連志害怕酒莊的工作人員不認識顧遠,但他們肯定認識這張金卡的。

只要顧遠拿著金卡去,那么那里的工作人員就必須聽話。

“顧先生您先好好休息,我先滾了?!?/p>

雄哥一溜煙就跑掉了,他可不敢再做什么亂七八糟的事,也害怕留在這里會再惹出什么是非。

風平浪靜的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夏婉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顧遠,她不知道顧遠到底隱瞞了什么身份。

為什么僅僅兩三天而已,變化竟然這么大呢。

哪怕以前他們上學的時候,夏婉也只是知道顧遠家比較有錢,但絕對沒有像現在這么厲害。

這當然是屬于顧遠自己的秘密。

若是真正的夫妻,夏婉必定會刨根問底地問出來。

只可惜他們二人的夫妻關系水分很大。

她甚至不知道顧遠給自己倒熱水和削蘋果到底是因為夫妻情誼,還是因為自己為他擋了那一槍。

解決完這里的事情之后,顧遠便準備走了。

“同學聚會是哪天?”顧遠走到門口的時候問了一句。

“后天,那天老班長打電話了,說是后天?!?/p>

“嗯,到時候我接你?!?/p>

“不,不用接,老班長說到時候安排了大巴,我們要一起出去游玩一天?!?/p>

“好的?!?/p>

說完,顧遠便走了。

留著夏婉在病床上眼神有些落寞。

夏杰滿臉淤青地來到夏婉面前說:“姐啊,你怎么不對顧遠多說點好話呢,我看他好像是對你還有意思,咱們家可不能放過這棵大樹,你們出去游玩的時候可一定要跟顧遠睡在一起啊,最好還是懷孕了,這樣他就不能讓你離婚……”

啪!

夏婉惡狠狠地打了夏杰一個耳光。

她從來都沒有對這個弟弟如此失望過。

“夠了!難道夏家的幸福是由我一個女人出賣自己換來的么!”

夏婉有足夠的理由生氣,她發誓自己都沒有想過自己的這個弟弟竟然如此沒用。

如果僅僅是廢物倒也罷了,偏偏還是一個見風使舵的家伙。

打完這一巴掌,夏婉將自己蒙在被子里,嚎啕痛哭。

顧遠從醫院離開之后有些漫無目的,現在去鹿心湖修煉的話有些太顯眼。

大白天的時候那里人比較多,被人看著修煉屬實有些不好。

看來有時候需要把鹿心湖的水引上來才行了。

然而想要將湖水引到山頂上得有多么難呢。

所以暫時也只有晚上和凌晨人少的時候才能繼續去修煉了。

就在這個時候,顧遠接到了玫瑰的電話。

“先生,根據情報小組的消息,一個名為大頭龍的武者已經秘密潛入到南港市了?!?/p>

“我知道,他是李承業找來殺我的?!?/p>

“屬下現在便去殺了他?!?/p>

“不必,這個人交由我來對付?!?/p>

“可是您的身體和修為都還未恢復,貿然交戰的話,豈不是會損失很大嗎?”

“無妨,這是我必須要經歷的一關,我也想看看我恢復之后能將戰斗力恢復幾成?!?/p>

“可是先生,您若是要練手,這里有五千個戰士可供您練,何必非要經歷生死呢?!?/p>

“因為只有經歷生死,我才能看清我自己?!?/p>

“不行,先生,我……”

“這是命令!”

“是!”

每當顧遠說出這是命令的時候,玫瑰就必須要聽從。

即便她有再大的擔憂也必須要聽從。

事已至此,玫瑰是沒有任何辦法了。

打完這個電話之后,顧遠決定去找一家餐廳隨便吃點東西。

吃飽了以后好回家修煉。

將車停在路邊,顧遠看見一個叫黃宴樓的地方不錯,于是便走了進去。

結果剛一落座,還沒有點菜呢便看到兩個熟人。

尹若寒?還有夏婉的姑媽,他們竟然也在這里。



↑一章目錄↓一章
嫩草影院网址入口在线观看_最好看的韩国日本在线观看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免费手机_久久综合精品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