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羽戰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0章 敢問閣下師承何人?(第1/1頁)
↑一章目錄↓一章

顧遠沒管那么多,直接便把方巧巧拉走,然后開車將其送回了鹿山別墅。

這一晚上鬧了這么多事,他也比較擔心方巧巧的安全。

還好,一切都風平浪靜了。

“抱歉,今天沒能陪你看電影,但是太晚了,你該回家睡覺?!?/p>

“嘻嘻,沒事啦傻子哥,先欠著,等下次有空歇周末了再陪我看也一樣?!?/p>

“好?!?/p>

“那就這么說定啦傻子哥?!狈角汕缮斐鍪指欉h拉鉤,隨后非常歡快地一蹦一跳朝著自己的別墅走去。

顧遠看到方巧巧回家,然后才開車回到山頂自己的別墅里。

從倒后鏡里,顧遠隱約地看到有幾個人好像是在跟蹤自己。

但是他們跟到一定地步就不再跟蹤,于是顧遠也沒太在意。

跟蹤顧遠的那幾個人看到其回家之后,才掏出電話。

“少爺,小姐最近跟一個男人走得很近,今天險些在天秦夜總會發生了意外?!?/p>

“意外?特么的是秦家要搞事么!我馬上就來!”

“不,請您放心,意外已經解除了,跟小姐走得挺近的那個男人把麻煩解決了?!?/p>

“此人是誰?”

“具體身份還不知道,只知道姓顧?!?/p>

“姓顧?住在哪里?做什么的?”

“住在……鹿山的山頂別墅?!?/p>

“什么??!山頂別墅??!那里不是只有沈家的沈傲菲一個人住么?”

“現在不知道為什么,這姓顧的小子住在了另一棟?!?/p>

“再給我查,查得仔細一點?!?/p>

“是,少爺?!?/p>

顧遠也沒有聽到這幾個跟蹤者所說的話,但是如果他們敢針對顧遠的話,那么顧遠不介意把他們都弄死的。

今天實在是太累,于是顧遠洗了澡之后便睡下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是清晨四點。

雖然天還沒有亮,但是顧遠直接跑到鹿心湖去練功了。

只要再來兩三次他就能直接將經脈修復然后開始正式練功,所以他不能再多耽擱。

鹿心湖在這個時間不可能有人,顧遠也比較放心地去修煉了。

正當顧遠以為鹿心湖不會有人的時候,他卻看到了兩個人影。

這兩個人影一老一少,老的大概有八十多歲,是個糟老頭子。

年輕的那個顧遠見過,正是住在山頂別墅的另一位,沈傲菲!

之前顧遠與她有過兩面之緣,但是互相都沒有打過招呼,在顧遠印象里,這沈傲菲好像是非常忙,總是有做不完的工作。

今天的沈傲菲穿得運動裝,雖然比較樸實,但也仍然遮蓋不掉她高貴的氣質。

哪怕是運動裝也將她誘人的身材線條勾勒得光彩奪目。

不過顧遠也沒管那么多,而是自己找了地方開始修煉了。

此時此刻,沈傲菲也注意到了顧遠。

她馬上對身旁的老者說:“爺爺,似乎是有人過來了,我去把他趕走?!?/p>

“哎,菲菲啊,這里畢竟不是太潛市,我們沈家不宜在南港結仇?!?/p>

“不行,您的傷最重要?!?/p>

站在沈傲菲身旁的那個老者,便是她的爺爺,也是太潛市沈家的家主,沈復之!

要知道,太潛市可是天滄省的省城,地位絕對比南港市要高。

沈家的大本營也是在太潛市,只是沈傲菲在南港這邊處理一下沈家在此地的生意。

今天沈復之特地來看望自己的寶貝孫女,正好覺得鹿心湖不錯,便想要利用這里的氣息療傷。

沒想到他們爺孫倆剛到了鹿心湖,便見到顧遠來了。

沈傲菲當然知道自己爺爺的傷勢,所以她不愿意顧遠打擾。

隨后,沈傲菲走到顧遠面前。

此刻她才發現原來顧遠就是跟自己一樣住在山頂別墅的人。

“這位先生,麻煩您讓一下?!?/p>

顧遠看了沈傲菲一眼,覺得這人無理取鬧。

“先生,我們先來的,你能讓一下嗎,兩個小時后你再來可以嗎?”

這個時候,沈傲菲還只是商量,只是那股子從心底里冒出來的傲氣讓人覺得難受。

顧遠并非是個不能說話的人,但他對沈傲菲這股類似于命令的語氣感到不爽。

“先生??!請你……”

“我為何要讓?”

這次,顧遠直接打斷了她的話。

同時沈傲菲看到了顧遠的眼神,瞬間感覺到一股寒氣灌滿全身。

沈傲菲在生意場上也算是打拼多年,她年僅24歲就已經執掌了近三億的資產,什么形形色色的人她沒見過?

可是顧遠給她帶來的感覺絕對是她沒見過的。

那種感覺,像是見到了帝王一般,哪怕是沈傲菲這種身份的人竟然也不自覺地露出一種下位者的膽怯。

但是沈傲菲必須要掩飾自己這種膽怯。

她馬上掏出一個小本。

“在支票上填一個你喜歡的數字,然后離開這里?!?/p>

顧遠懶得搭理她,而是在湖邊繼續打坐。

見顧遠不理自己,沈傲菲更是緊張。

“你……”

“菲菲,不要鬧!”

這時,沈復之走了過來,雖然他外表看起來非常健康,但顧遠一眼便看穿了他患有內傷。

沈傲菲對爺爺阻攔自己表示不滿。

“爺爺,為何要……”

“他是武者!對武者應該要表現出最基本的尊敬!”

原來,沈復之在看到顧遠打坐的那一刻便確定顧遠是個武者了。

凡是大家族的人都知道,對于一個武者,絕對不能輕易侮辱。

沈傲菲的眼睛不免瞪大。

“竟然是武者……不過,就算是武者又如何……”

沈傲菲還有些不太服氣,倒是沈復之對顧遠抱拳:“小兄弟,抱歉了,我的孫女冒犯了你,我這個老朽給你賠罪可好?”

見沈復之還算客氣,顧遠才道:“無妨?!?/p>

沈復之挺奇怪的,他雖然看不出顧遠的修為,但是那種氣質,顯然是廝殺多年才有的氣質。

“敢問小兄弟師承江湖當中的哪位高手?為何會有如此之重的殺氣呢?”

顧遠抬眼:“江湖之人配擁有如此殺氣么?”

瞬間,沈復之便更是驚訝。

他有一個大膽的猜測,但是不太敢說。

“閣下并非江湖之人,難道是……跟我一樣出身于沙場么?”



↑一章目錄↓一章
嫩草影院网址入口在线观看_最好看的韩国日本在线观看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免费手机_久久综合精品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