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羽戰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9章 愿以名下產業相贈(第1/1頁)
↑一章目錄↓一章

鬧了半天,原來劉連志是在這種情況下認識顧遠的。

當時的賓客那么多,顧遠也不會正眼看別人,所以他當然不知道劉連志也是其中一員了。

隨著劉連志把過往都說出來,那鐵威更是有些冒冷汗。

“顧先生,剛才實在是誤會,我……我真的不知道是您?!?/p>

鐵威當然摸不清顧遠的底細。

但是他知道,這是一個敢于殺李軒的人。

鐵威敢嗎?

雖然鐵威身后有秦家秦少川罩著,但是借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去碰三大家族的人。

剛才面對方巧巧的時候他也就是最多有些不敬而已,讓他動一根頭發他也是不敢動的。

所以說,能夠殺了李軒還全身而退的人,鐵威該有多么害怕呢。

尤其他們還聽說了,大頭虎和大頭豹都已經死了。

李承業也被砍斷了一條腿。

以上哪件事是正常人類能做出來的呢?

反正鐵威肯定不敢。

說破天鐵威也就是大頭虎那個級別的人,他也害怕顧遠一個不小心把自己也割喉了。

他并不覺得能殺李軒的人殺不了自己。

所以,他必須要尊稱顧遠為顧先生。

“顧先生,多有怠慢,您可千萬別怪罪?!?/p>

兩個如此高級別的大佬在賠罪,顧遠自然不會說什么。

看到顧遠冷冰冰地坐在那里,兩個大佬噤若寒蟬。

劉連志壯起了膽子。

“敢問,顧先生可是習武之人?”

顧遠是戰神,姑且也算習武之人吧。

劉連志也是覺得顧遠殺那么多人都沒事,想必一定是習武之人。

就算沒什么后臺,這種人也絕對惹不起。

“算是?!?/p>

“果然,我看顧先生相貌堂堂、孔武有力,一看就是習武之人?!?/p>

“你是叫我來拍馬屁的么?”

“不不不,只是在下比較仰慕您,所以特地想要認識一下?!?/p>

鐵威也趕忙說:“今天顧先生所消費的酒水免單,我再送您一張終身卡?!?/p>

說著話,鐵威便從燕姐那里接過來一張金卡。

凡是持有此卡,那么在天秦夜總會就不用再掏一分錢了。

“還有別的事么?”顧遠問。

劉連志說:“顧先生可知大頭龍?”

一聽大頭龍這個名字,鐵威更是嚇得渾身哆嗦。

因為他們都知道,大頭龍可是真正意義上的習武之人,并且還是身背好幾條人命的通緝犯。

“沒聽過?!?/p>

顧遠是真沒聽過。

別人覺得非常厲害的大頭龍,在顧遠這里也不過就是小嘍啰而已,他犯不著知道這個人。

“那個……之前您殺的大頭虎和大頭豹,便是大頭龍的弟弟,也是被李承業豢養的武者,只是犯了事之后跑路了?!?/p>

“一個跑路的人,我為何要聽說過他呢?!?/p>

“當然當然,不過在下聽聞,李承業已經暗地里把大頭龍叫回來了?!?/p>

鐵威聽到劉連志這么說,瞬間臉色大變。

“大頭龍能回來……那南港市豈不是又要引起一場血雨腥風嗎?”

因為誰都知道,當初李家能夠問鼎三大家族的位置,大頭龍可出力不少呢。

這家伙若是回來,還真不一定有別人的活路。

“哦,好,回來就回來吧,殺了就行?!?/p>

如果第一次認識顧遠的話,一定以為他是個瘋子。

但劉連志結合起之前顧遠所做的事,便知道他是真的有底氣說出這種話的。

“這個……這個……那個……”

劉連志看似還有話要說。

“在下有一事,還想向顧先生相求?!?/p>

“說?!?/p>

“當初大頭龍殺了不少人,其中便有我的弟弟劉連向,如果可以的話,在下想要求顧先生……”

“拜托我殺了大頭龍,為你弟弟報仇?”

“是,在下正有此意?!?/p>

“沒空?!?/p>

顧遠直接回絕了。

這劉連志只不過是一個還算成功的商人而已,顧遠憑什么去給他報仇。

“如果顧先生同意的話,在下愿意將名下的酒莊相贈?!?/p>

劉連志專門做酒水生意的,他在南港市也有一個自己的酒莊。

“沒興趣?!?/p>

“顧先生一定會有興趣的,因為在那酒莊內,有在下收藏的一瓶石凍春酒!”

“石凍春?”

顧遠可以不在乎別的,但是他不得不在乎石凍春。

相傳石凍春可是有陳釀六百年的美酒,有詩贊曰:易得連宵醉,千缸石凍春。

市面上不會再產生新的石凍春了,這種酒簡直相當于是文物。

更重要的是,石凍春對武者的修為有著極大的幫助!

若是顧遠能喝了此酒,他在修為上的許多問題也就能解決了。

劉連志說:“當初大頭龍就是為了這壇石凍春酒才殺了我弟弟,但是我弟弟寧死也沒說出酒的下落?!?/p>

“你確認是六百年的石凍春么?”

“放心,假一賠十,我劉連志做了這么多年的酒水生意,從來沒賣過假酒,況且若不是為了報仇,我這石凍春是準備留著傳家的?!?/p>

“行,我答應了?!?/p>

顧遠可以不在乎別的,但是他不得不在乎石凍春。

六百年的美酒可是打著燈籠都不一定能找得到。

甚至是花錢買都買不到,所以他怎么可能會放棄呢。

前提是這個劉連志不是騙子。

若是他膽敢騙顧遠的話,恐怕他全家都要不保了。

聽到顧遠答應了。

劉連志直接高舉酒杯一口滿飲。

“您是武者,說話金口玉言,我們的約定就是君子約定,現在我的佳釀酒莊已經歸您了,只要大頭龍死掉,我立馬便把石凍春送給您!”

顧遠也舉起杯與其輕輕碰了一下,隨后抿了一小口。

今天的事情就是到此結束了。

鐵威是低著頭把顧遠送出來的。

他也不敢求顧遠做什么事,他只希望顧遠別一怒之下殺了自己就行。

回到海王包,郭凱正在那里涂抹傷口,賀茹衣衫不整地蜷縮著哭泣,康小良更是不知所措地嚎啕大哭。

唯有方巧巧還算是可以,她比較鎮定。

在這個時候,顧遠回來了。

“傻子哥?。?!”

看到顧遠回來了,方巧巧一下子便撲到顧遠懷中。

她真害怕她跟顧遠就這么永別。

還好,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倒是那郭凱顫抖著地看著顧遠,嘴上特別郁悶地說:“這……這傻子到底是何人?”



↑一章目錄↓一章
嫩草影院网址入口在线观看_最好看的韩国日本在线观看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免费手机_久久综合精品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