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羽戰尊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章 壽禮,一口鐘!(第1/1頁)
↑一章目錄↓一章

南港市李氏莊園今日一片燈火輝煌。

作為桃李集團的董事長以及李家的家主。

李承業今日享受著諸多達官貴人的祝福。

晚上七點,李氏莊園打開了所有的燈,宴會廳內人聲鼎沸。

“李總,今日您五十大壽,恭喜??!”

“祝李總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李承業當然非常開心。

想他李家用了二十多年的時間混到這個份上確實是不容易。

他的桃李集團也蒸蒸日上了。

雖然還比不得南港市的秦家和方家。

但是作為新晉大家族他也已經有足夠的地位了。

大兒子李輪在外面當兵,聽說二十四歲就已經當了排長,前途自是一片光明。

二兒子李軒雖然比較貪玩,但跟南港市的各路闊少都關系不錯,未來也一定能在商界混出頭。

只是李軒沒事的時候總往家里領女人讓李承業有些頭疼。

不過不怕,哪個有錢的少爺不沾花惹草呢。

李承業從來也不覺得自己的兒子之前飆車撞死人算什么大事。

反正以李家的勢力完全可以將其壓制下去。

就在宴會廳里的滿堂賓客載笑載言的時候,顧遠信步走了進來。

顧遠沒說話,玫瑰推著一輛小平車跟在顧遠身旁。

當顧遠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去的時候,許多人都覺得特別詫異。

因為在場的人都有頭有臉,差不多相互之間都認識。

從哪冒出來這么一個楞小子呢。

這時候,李軒正在跟朋友們喝酒,一個人對他說:“軒少,我看那個人有點不對勁,是不是來鬧事的?”

順著說話人所指的方向,李軒差點沒笑出來。

“哈哈哈,王耀啊,你知道這人是誰么?”

跟李軒說話的人正是他的大學同學王耀,同樣也是有錢人,雖然比不上三大家族,但也算是常人仰望的那一類了。

“軒少說說?!?/p>

“我跟你講,這就是個傻子,最近這一年只要有空就來我家找事?!?/p>

“???還敢有人找你的事?”

“嗨,我不是一年前撞死了他一個兄弟么,賠他們十萬塊還不行,非得鬧騰?!?/p>

“軒少可真有雅興,跟一個傻子玩了這么久?!?/p>

“他岳父你知道是誰不?”

“誰?”王耀好奇地問。

“叫什么夏宏舟,好像是在你家的光輝車行上班?!?/p>

光輝車行雖然是王耀在負責,桃李集團也是大股東之一,王家簡直就是李家的小跟班。

王耀一拍腦袋:“夏宏舟??!那以前就是給我爸開車的司機,最近這一年不知道在哪發了一筆財,給我小叔送了十萬,讓他當上了副經理?!?/p>

二人越是聊著就越是看不起顧遠。

“軒少你知道嗎,夏宏舟有個外甥女,長得特別漂亮,叫什么尹若寒,最近被我弟弟給泡到手了?!?/p>

“哈哈,你看看這一家子冒出來的那股向權貴低頭的勁?!?/p>

“所以說,這個顧遠就是為了錢才來鬧騰的吧?!?/p>

“估計是?!?/p>

“今日是令尊的壽宴,軒少還是別讓他鬧起來,否則有些丟人呢?!?/p>

李軒哈哈大笑。

“哈哈,來,我領你去逗逗這個傻子,這家伙犯起傻來特別好玩?!?/p>

說著話,李軒和王耀便走到了顧遠這里。

“哎呦,姓顧的,你又來了?”李軒不懷好意地問道。

顧遠非常冷漠地看著他,身旁的玫瑰甚至已經憋不住馬上殺了此人,但沒有顧遠的命令她自然是不能行動。

“今天是我父親壽宴,你準備做什么?”

顧遠冷笑。

“自然是來‘祝壽’?!?/p>

李軒挑眉:“哦?祝壽?你這傻子倒是真有意思?!?/p>

隨后李軒便開始倒酒。

他用紅酒杯到了滿滿一杯52度五糧液,足有四兩之多!

“來,一口喝光我就讓你繼續在這待著,否則,給我滾?!?/p>

那可是四兩白酒!

就算是再能喝的人恐怕也不能一口悶吧。

這樣一口喝下去豈不是要出事?

王耀在旁邊饒有興致地看著,他也想看看這個傻子等會能搞出什么洋相。

“喝了他,我就饒恕你?!?/p>

顧遠接過酒杯。

人們料想他吃飽了撐得過來找事,現在遇到麻煩了吧。

豈料,顧遠傾杯斜倒,將杯子里的白酒對著李軒倒在地上畫了一條橫線。

眾人見狀,全部面色鐵青。

這是給死人敬酒的方式!

膽敢在今天這個場合對著李軒做出如此舉動,那可是大不敬。

“姓顧的,你是不想活了么!”王耀率先叫罵。

顧遠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你是何人?”

“切,連光輝車行的王耀少爺都不認得,你小子死定了?!?/p>

王耀很享受別人介紹自己的身份。

他又說道:“現在趕緊給軒少跪下道歉!”

大家都以為顧遠怎么著也得道歉了吧,結果顧遠卻對玫瑰說:“把他扔出去?!?/p>

“是!”

玫瑰二話不說,直接拎起王耀的衣領便將其扔出宴會廳。

整個行動如行云流水一般,根本就挑不出任何毛??!

那王耀并非沒有掙扎,只是他發現自己在玫瑰這里根本就無力掙脫!

啪!

李軒直接將自己的酒杯摔碎。

“小子,我給你機會了,看來你是真的想死!”

李軒摔碎酒杯的聲音直接把宴會廳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了。

同時他父親李承業也朝著這邊走來。

李承業器宇軒昂,滿身都帶著上位者的傲然氣度。

“發生了什么事?”

李軒指著顧遠說:“父親,這傻子又來了!”

李承業當然知道顧遠是誰,這一年下來顧遠至少來鬧過五六次。

不過李承業也就是把他當成是傻子看待而已。

“小顧,今天是我的壽宴,有什么事以后再說?!?/p>

顧遠笑了。

“知道是你的壽宴,所以特地過來送賀禮?!?/p>

“哦?”

李承業愣了一下。

同時他心想,顧遠這小子是不是開竅了,所以才會以送賀禮的方式來講和。

若是能簡單講和讓這小子不再來騷擾李家,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好啊,我看看你送的是什么賀禮?”

唰——

顧遠直接將蓋在小平車上那塊鼓鼓囊囊的黃布撤掉。

赫然,一口鐘擺在眾人面前。

“鐘!竟然是鐘!他竟然敢在李總壽宴上送鐘!”



↑一章目錄↓一章
嫩草影院网址入口在线观看_最好看的韩国日本在线观看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免费手机_久久综合精品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