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帝少追緝夫人她馬甲又炸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1章誰說她得罪我了?(第1/1頁)
↑一章目錄↓一章

下一秒,明昭已經接住手鏈,收回手來。

她拿了東西轉身想走,衣角卻被他的輪椅給勾住,人都往后踉蹌了半步,差點撞上他的胳膊。

時九爺沒伸手幫她解衣角,只是看著,矜貴疏淡道:“我沒對付明家?!?/p>

明昭毫不在意,柔軟的身子微彎,扭頭過去,漫不經心地出聲:“我知道?!?/p>

“我能讓你不被他們困擾?!?/p>

不論是幫忙搞垮明家,還是幫忙讓明家崛起,任何一個,他都能輕松做到。

明昭表情不冷不熱,像是他的話絲毫也沒牽動她的內心。

明家如何,跟她沒有半毛錢關系。

留在這里也不過是想讓梅姨安心罷了。

解開衣角,明昭站直身體,重新將兩人的距離拉遠。

她想走,卻又忽然回頭看他,臉上表情很放松,拿著手鏈擺了擺,“抵了?!?/p>

那樣子,灑脫又恣意,略有些狂。

旁人或許不知道她這是什么意思,時九爺卻知道。

她這是在說,上次讓他睡一個好覺的事情,與尋回手鏈的事,一人一樣,正好抵消,誰也不欠誰了。

時九爺唇角輕抿,雙眸閃過一抹意味不明的暗芒。

還從未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說話,更從未有人,如此著急著跟他撇清關系。

看上去,她根本無所求,也根本不想與他有什么牽扯。

明昭推開門走出去,時九爺沒有阻攔。

門外,明泰安一臉焦慮頹敗,周月也是緊張不已,但兩人都礙于木予剛才的話,不敢開口多說。

見明昭這么快就出來,木予很驚訝,但還是客客氣氣地對明昭說:“我派人送你們回去?!?/p>

周月卻按捺不住,連忙上前壓低聲音追問,“昭昭,你剛才說好話了么?服軟了么?道歉了么?”

“時九爺一定會寬宏大量原諒你的,對不對?”明泰安也跟著上來。

明昭退開一步,不讓他們挨著自己。

她雙手插兜,已經隨手將手鏈戴在手腕上,整個人懶散且吊兒郎當,完全不像是來賠禮道歉的。

明泰安急了,“你別忘了,你姓明!明家如今這樣,都是你的責任,你擔得起嗎!”

這話就很重了。

木予本來聽不下去,想開口幫腔,卻見明昭忽然看向他們,目光又冷又狂,還帶著幾分嘲諷。

“上一個想讓我道歉的人,在醫院里躺了一個月?!泵髡阉菩Ψ切Φ乜粗麄?,目光里的乖戾讓周月看得內心咯噔,頭皮發麻。

明昭的語調不冷不熱,氣勢卻很足,又A又颯。

“深淵別墅也不是我要來的,跟我沒任何關系?!币浑p杏眸輕挑,淡色的唇輕扯出一道邪痞的弧度,“誰覺得有錯,誰自己道歉?!?/p>

說完,她就讓開道路,斜靠在墻上,動作瀟灑。

明顯是擺出了看戲的姿態。

“你!你竟然威脅父母!”明泰安臉色鐵青。

木予眨眨眼,默默開口,“剛才先被威脅的,好像是明小姐?!?/p>

“……”明泰安一時啞然。

而且,把明昭送入深淵別墅,本身也是明泰安和周月的主意,從頭到尾按理說都跟明昭沒任何關系。

雖然事實如此,但是……

但是……

明泰安一時在內心也“但是”不出個所以然來。

想到明家那些泡湯的生意,損失的資金,他也不敢再和明昭僵持下去。

她那么快就出來,恐怕是里頭那位生著她的氣,根本就不愿意與她多談,將她給趕出來了吧。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明昭這條線,已經靠不住了。

于是明泰安果斷從明昭身上移開目光,看向那緊閉的奢華大門。

他深深一鞠躬,大聲道歉:“抱歉,九爺,是小女有眼不識泰山,沖撞了您!我替她向您賠罪!”

“對不起,九爺!”

周月也跟著深深鞠躬,“九爺,請您寬宏大量,放過明家一馬吧!”

明昭邪邪扯了扯唇,雙手插兜,在那兒閑散圍觀。

木予干咳一聲,看她不阻攔,干脆也任由他們去了。

于是明泰安和周月,就這么不停的道歉,不停的鞠躬,把那些道歉的詞語反反復復的說,說得口干舌燥,腰痛不已。

可屋內的時九爺,始終沒有動靜。

周月忍不住看向明昭,壓低了聲音,“時九爺確定在屋里?”

明昭懶懶點頭,“在呀?!?/p>

時九爺一向不喜歡吵鬧,但從監控里看見明昭的神色,卻破天荒的沒有阻攔。

一直到周月和明泰安都有些彎不下去腰,喉嚨都啞了,站都有些站不穩的時候,木予才清了清嗓子,按下門口的通訊設備,朝里詢問道:“時九爺,我看二位確實道歉的十分誠懇,您怎么看?”

屋內,仍然是安靜的。

看見木予終于肯幫他們通傳,明泰安高興壞了,連忙扶著腰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滿臉期待。

半晌,里邊才傳來略帶沙啞的磁性嗓音,“哦?”

他語調慵懶,像是在休息中,不急不緩的沉穩出聲,“為何道歉?”

明泰安和周月都是一愣,為何?

“當然是因為小女明昭,做事不妥帖,得罪了九爺?!敝茉乱贿吇卮?,一邊心想,這道聲音聽起來矜貴冷傲,一聽便是權貴之人,但是,卻明顯不像是老男人。

時九爺聞言輕哼一聲,態度不咸不淡,但氣勢十足,寒意四射。

這一聲,直讓明泰安和周月的心都被高高吊了起來,嚇得不輕。

“誰告訴你們,昭昭得罪我了?”氣勢磅礴的話語,卻又在“昭昭”二字上,特意染了些曖昧和親密,讓明昭微微一怔。

然而下一秒卻氣壓驟降,仿佛空氣里都粹滿了冰,是顯而易見的不悅,“又是誰告訴你們,我對付了明家?”

兩句話,讓明泰安瞬間呆住,啞口無言。

誰告訴的?

當然是他們胡亂猜測的。

全憑對這個女兒的不信任和嫌棄,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難道,明昭沒有得罪九爺?

“九、九爺……我們……”周月著急的想找點話解釋一下,卻一時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這實在是,太打臉了!

他們現在感覺臉瘋狂發燙,生疼!

木予清了清嗓子,恰到好處地開口補充道:“我剛剛也在奇怪呢,你們為什么說明小姐得罪了九爺。其實九爺很欣賞明小姐,本身還說要幫幫明家呢?!?/p>

說到這里,他故意停住。



↑一章目錄↓一章
嫩草影院网址入口在线观看_最好看的韩国日本在线观看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免费手机_久久综合精品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